听日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66章 随便你怎么想

    血荆龙猎肆意展开骨翼,气流随着他的心意发出凄厉呼啸,大地居然升起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当他扑向亚修的时候,双爪掀起了腐蚀万物的血色云浪,无数岩石朝着亚修爆射而来,巍峨气势宛如天崩地裂!

    这不是虚境生物,而是半神术师!

    亚修瞬间做出准确的判断,他早就听说在地渊国度里,仍然传承着一种特殊的术法派系·寄生。寄生术师将自己与虚境生物结合,可以随时变幻成虚境生物战斗,谓之「寄生」状态,而且在寄生状态下,他们仍然可以使用其他奇迹,堪称兼具龙兽的体魄与术师的智慧!

    眼前这头血荆龙猎,毫无疑问就是一位寄生半神!

    亚修同时使用剑体壁垒与折光守护,剑体壁垒瞬间被岩石砸碎,折光守护挨了龙猎一抓也只损失一次守护次数,但不小心碰到包围的血色云浪又损失一次。亚修眉毛一扬,他还以为剑体壁垒可以防住岩石飞溅,没想到这些岩石似乎经过龙猎的强化,重量与硬度超乎想象,如果当做普通岩石防御肯定吃个大亏。血荆龙猎看似冲动鲁莽,但一次普普通通的突袭冲锋里充满了诡计暗算,稍有不慎就会遭到重创......这就是地狱半神的战斗水准!

    亚修急速后退,心剑随心而动,刹那间在前方布下层层墨痕罗网。当血荆龙猎飞扑过来的时候,墨痕如同丝线紧紧缠绕在它身上,硬生生勒出无数道伤痕!奇迹·心笔!

    虽然血荆龙猎瞬间就恢复伤势,但亚修已经很满意了—这只是被强行提升到传奇级别的普通奇迹,能阻挡半神一秒钟都是胜利。

    现在看来,心笔还是具有一定潜力,以后有机会的话,亚修打算以心笔为基础构筑新的奇观。不仅仅是因为好用,更因为这个奇迹对亚修而言有很大的纪念价值.....它就像心剑与替身一样重要。

    在追杀起伏间,亚修又测试了自己其他奇迹,结果都是不甚满意。就在此时,亚修忽然混身一震,千万吨压力降临他的身上,若是凡人这个瞬间已经被重力扭曲成糊糊的状态涂抹在地上,但折光守护为亚修争取到关键的反应时间。重力奇观......真不错啊,我也想要!

    他抬起眼睛,看见血荆龙猎的狂爪已经近在咫尺。你想要地狱,那我就给你地狱!

    奇观·恶魔形态!

    亚修体表泛起宛如沥青的黑暗,将他浇铸成高大凶恶的狰狞恶魔。他的双手自动变幻成两柄利刃,庞大的压力被他视为无物,跟血狂龙猎硬碰硬对撼!

    恶魔形态也是脱胎于寄生派系的奇观,转换成恶魔的时间内,术师所有抗性大幅上升,受到的所有伤害都由恶魔承担,只会缩减变身时间,不会伤害到术师本体。恶魔双手可以变幻成任意武器,只要术师对武器的理解足够深,甚至能变幻出奇观级别的特殊武器!

    利刃与狂爪对撞,利刃毫发无损,狂爪崩碎一块,血狂龙猎甚至浑身荆棘震动,被恐怖的怪力打飞出去!

    这是理所当然,血狂龙猎的变身是什么级别的奇观?下位?中位?上位?就算是上位奇观,它也得受限于术法神殿的规模。而奇观「恶魔形态」,可是需要近十个术法神殿拼凑的据点才能塞得下的极上位奇观,是大型势力「古堡」的唯一底牌!

    血狂龙猎瞬间稳住身形试图再战,但亚修已经不需要他试验自己过去的奇迹,现在他想要试验的是.....新到手的奇观!

    亚修的狰狞魔躯泛起金色的微光,在他攻击龙猎的瞬间,金光化为一条锁链绑住龙猎,令这头巨大的怪物瞬间凝滞!

    消耗型奇观时间锁定,命中后锁定敌人的时间!虽然极为实用,但它并不是以攻击次数来计算,而是按照锁定时间来消耗,奇观里积累的锁定时间有25秒,也就是说亚修如果一

    次性用光,可以将血狂龙类锁住足足25秒!

    不过如果敌人受到攻击,就要消耗十倍以上的时间才能锁住敌人,也就是花10秒才能狂揍敌人1秒钟,而且敌人越强,消耗的时间也越多。因此时间锁定的正确用法,是花1秒时间锁住敌人,然后自己转移到最佳的攻击位置。

    亚修落到血狂龙猎的脖颈,右手利刃响起清越的风吟。他狠狠一捅,将利刃插入后颈,精准地刺穿脊椎,随着风吟呼啸,血狂龙猎体内同时爆出无数道剑痕。恶魔近乎欢快地怒吼起来,沿着狰狞清晰的脊椎往下狂奔,利刃砍碎一节接着一节坚硬的骨头,一道道血浆喷泉在他后方涌起,龙猎整个身体也随之支离破碎,碎裂成无数残骸落下!

    奇观·剑刃风暴!

    这个剑刃风暴自然不是术师像爆旋陀螺一样挥舞剑刃,而是剑刃插入敌人体内后会掀起钢铁风暴,从内部将敌人绞碎。其实这个奇观用来对付术师有点不太实用,毕竟术师砍上一刀不死也残了,但对付大型怪物正好,保证彻底摧毁怪物的再生能力!

    猩红的血雨哗啦啦地下,亚修解除恶魔形态,龙血划过他的脸庞,令他那张像垃圾桶一样平易近人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他看向旁边挨着墙壁叼着烟的死狂,问道:「你不帮忙的吗?」「我如果帮忙,情况会更糟。」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敌人?」亚修问道:「不是说这里所有人都被乌洛波洛斯吃了吗?」

    「我问你一个问题,」死狂说道:「如果能安然无恙活在乌洛波洛斯的胃里,你觉得我们还会沿着时间线逃亡吗?」

    亚修一怔,沉吟片刻后点点头:「会。」「哦?为什么?」

    「你们都不是愿意苟且偷生的人。」亚修说道:「哪怕是幽魔,也不会想活在一个毫无希望的末日里。你们是想报复世界的恶兽,而不是卑微求活的蝼蚁。」

    「不过,如果你们可以在吞噬的世界里休整,就不会觉得自己无路可逃了。」他说道:「被遗忘者,就是大蛇之胃对付你们的手段?」

    「是手段之一。」死狂说道:「你可以将自己理解为入侵人体的病毒,被遗忘者就相当于人体里的白细胞。他们负责摧毁一切有名之物,不会让任何生灵活在乌洛波洛斯的胃里。」

    「被遗忘者,都是被乌洛波洛斯吞噬的术师吗?」亚修感叹一声,「感觉哈维会很喜欢这种死灵神迹....."

    「不是死灵派系,所有被遗忘者一旦记起自己的名字,就能恢复自己巅峰时期的实力,死灵派系做不到这一点。」死狂摇头:「非要说的话,应该更接近于时间神迹,将过去的自己召唤出来......不过你这么悠闲真的好吗?」

    「什么?」

    「出现被遗忘者,就代表「胃」已经注意到你了。你杀了一个被遗忘者,只会引来更多被遗忘者。」死狂说道:「直至你被「胃」彻底标记,一旦出现就会涌出无数被遗忘者围剿你。」

    亚修内心一凛,赶紧搜刮据点里的源晶素材,恰好也发现一个绸缎盒子这或许是唯一的保存方法—在里面找到一条劫数!

    将劫数贴在手背,亚修便发现手背的眼睛印记变成了两个瞳孔。当他离开据点,看见旁边地面出现了两团白色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