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蓝蓝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6章 第16章

    视频已经播放过半,杜温云的表情也不像最开始那般轻蔑。

    只有从事这行的人才看得出来,视频里的人手法有多熟练,又有多精准。机械是精密的,0001的差距都可能造成巨大的误差。但视频里的人,手上完全没有任何测量工具或仪器,他仅用一双手,便将小机器人各个部件成功组装,所有器官也是等比例,除却金属材料,它几乎就是个普通的五六岁人类小孩。

    当然,这些也称不上多特别,有经验的机甲设计师练个几次也能完成。

    而且,这个机器人没有线路联接,没有芯片,没有能源舱,顶多就算个还不错的玩具,还是不能动的那种。杜温云是真不知道那标题是怎么来的。

    不过这个疑惑,他很快就在视频的最后找到了答案。

    毛笔,朱砂,点睛,一个能开口说话的人偶。

    杜温云瞳孔一缩,背脊发冷,怎么会……

    房间里的智能电器很快感应到主人的身体反应,自动调节温度。暖气缓缓地包裹着杜温云的身体,也让他心头那一瞬的惊惧消退下去。

    “怎么可能呢?”杜温云笑了,“如果真的是,也该是木偶才对。”

    机械人偶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还弄得这么诡异,想也知道是那些想博热度的人故弄玄虚罢了。特别是最后还睁开眼睛说话,太假了。

    不过这么虚假还含有一定迷信的东西,也不该继续存在星网误导其他人。

    系统适时弹出界面:

    [是否花费1积分举报该视频]

    ……

    清早,养在后院的鸡打着鸣,叫醒或惊醒了还在熟睡中的人。

    卡尔猛地睁开眼睛,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大宅的正厅,房间很多,但保险起见,他们并没有分开睡,而是都躺在最为宽敞的正厅。这会儿,大家都姿势各异地躺在地板上,有几个也跟卡尔一样醒过来了,脸上挂着同样的震惊。

    ——他们竟然真的睡着了。

    卡尔数了一下人,除了小阳都在,他马上起身准备去找人,就见小孩自己从大门跑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树枝比划着什么。

    卡尔多注意了一下,很像是剑招。

    他心念一动,出了门。卡尔一走,其他还半睡半醒的也跟着清醒了,又在小阳眉飞色舞的介绍下,陆续也出了门。

    门外,有两道显眼的身影,一大一小。

    是杜逸安和一个过分灵活的机器人。

    五官妍丽的黑发少年动作缓慢地起了一个姿势,然后看向旁边,被他看着的小机器人跟着比划了一个同样的动作,紧接着,少年细瘦的手腕轻巧地挽起一个剑花,不太光滑的金属剑反射着日光,耀眼得让人不得不伸手遮挡。

    “看着啊,这是剑的基本招式之一,劈。”黑发少年对着机器人说话,语气温柔得仿佛是真在教导一个小孩。

    令人意外的是,小机器人连点了几下脑袋,又道:“嗯嗯!我会好好学的,爸爸!”

    似乎是小机器人奶声奶气又认真的话取悦到了他,少年眼里有浅浅的笑。

    他手握着一把粗糙的金属剑,视线放在前头的空地上,将方才放慢了数倍的招式连贯,流畅地劈了出去。

    有巨大且坚硬的东西裂开的声音响起。

    尘沙漫天,平整的地片被劈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卡尔反射性捏紧了双拳,瞳孔也竖成一条线,随着他一同出来围观的变异人也都做出同样的反应,有的甚至夹起了尾巴。

    而他们对门,高高兴兴从地里抱了个西瓜出来的田山山,吓得瓜都掉了,四分五裂的清脆声响,和地裂开的闷响有那么点相像。

    “嘿呀!”

    全员静默时,站在杜逸安身侧的小机器人一脸严肃,完美复制出了杜逸安教它的那一招。

    尘沙又扬了起来,前方的一块巨石碎成了粉末。

    “爸爸,我,我是不是学得不太像啊?”小机器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忐忑,望着杜逸安小声道,“我一会好好努力的!”

    “咳,”杜逸安还在看自己刚刚不小心搞出来的深沟呢,闻言摸了一下小机器人的头,“没事,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走了走了……回家做饭。”

    杜逸安拉着自己昨天造出来的儿子的手回来,瞧见两边门口都站了人,估计全被他吵醒了,他摸了下鼻子,“早上好?”

    没人应声,好些个变异人还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跟杜逸安比,他们哪有资格被称怪物?

    小阳躲在妈妈的腿后,露出半个脑袋看小机器人,然后见杜逸安的视线朝他们这边看来,又将自己缩了缩,小小声回了句:“早,早上好。”

    杜逸安笑了笑,说道:“早饭还有一会儿,要等等了。”

    田山山正在捡还能吃的部分,看杜逸安回来了,还胆大包天地埋怨了一眼,要不是杜哥突然搞出那么大动静,他也不至于把瓜给摔了,这么大一个,又这么好,可心疼死他了。

    杜逸安:“行了行了,那么碎的就别捡了,捉来两只鸡来吃了就行。”

    田山山瘪嘴:“还说呢?杜哥你这大清早的做什么呢?”

    “……啊这,我就是看地太空了,挖条河,嗯,对。”嗯,没错。他就是特意挖了条河,不是不小心给劈了一条出来。

    田山山:“……”行叭。

    废话不多说,杜逸安让田山山把瓜切好冰着,自己去做了二十八份早餐。每人一小碗蒸蛋,一杯牛奶一份烤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