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5 章

    有潺潺水声在回荡,这对于这片空旷已久的星球中心地带是久违的生气。

    仅仅两天,这里已经起了变化。干涸坚硬的地面变得松软许多,有零星的绿芽点缀其上。中心的那棵枯树光秃秃的主干上纵横的沟壑被抚平极小的一道。

    树的身上还有成千上万道的伤,修复这样微小的一道似乎无济于事。但从来只在增加伤痕从未被修补过的感觉,陌生得惊醒了什么。

    有什么在虚无间睁开了眼睛,意识朦胧间,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

    “真可怜啊……”

    “如果我帮了你,可得乖乖听话哦。”

    一个人类。一个,头一次说要帮它的人类。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他在找干净的水源。虚弱的某个存在重新闭上了双眼,这是它最后一次相信人类。

    -

    一汪黄绿色的液体在一黑岩石地带,咕咚,浓稠的液体上面的一个泡冒了出来,泡鼓开就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怪味往四周溢散。

    杜逸安站在黑石上面,看着这毒泉沉默了。

    这玩意儿,他就是搞了净化也不想喝。谁知道那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

    “噫……”黎老头看杜逸安站在那儿不动,也朝下面看了一眼,嫌弃中还有一点惧意,把站着不动的杜逸安往后拉了一步,这要是掉下去了,指不定半小时就变骷髅。

    杜逸安说出来找水源,黎老头看着他在沙地上随便扔了几块碎石就朝着一个方向走了,心想这找水方法可真有够随便的,没想到还真有水,只不过这水看着就剧毒还恶心。

    黎老头劝着:“这,还是不要尝试了吧?”

    杜逸安无语,你看我是想尝试的样子吗?

    他让老头站开点,拿出空灵球搞了一波净化,好歹是个水源,他自己不喝,用来浇灌还是行的——前提是不要下雨。

    一缕缕黑气涌进小球中,水质肉眼可见地转为清澈,所有的毒和污染都像被清除了一般。

    黎老头惊疑不定地看着站在岩石上的身影,不禁后退了半步,他可不认为杜逸安拿出来的透明玻璃球只是个净化器,再高级的净化器也不是这样净化的。

    杜逸安收起黑色小球揣进衣兜,这时有风来,拂过他的脸拨动了几缕发丝。但若注意一旁的黎老头,就能发现,根本没有风。

    杜逸安并未在意,他重新测了水源方位,顺着风向继续寻找水源。

    很快,他到了一处洞穴外。

    洞穴很深,入口像是一头巨兽张开的嘴,只等着无知的猎物自动进入。

    黎老头总是要跟着他,杜逸安也懒得管了,让老头这回跟紧了,他要进去。黎老头又不傻,闻言自然是贴紧了,也不敢照明,给自己戴了夜晚可视眼镜。

    洞穴一路向下,离地面高度大约十来米,里面意外的宽敞,而这样宽的面积,又湿润,里头没东西是不可能的。

    然而奇怪的是,杜逸安并未遇到。他猜测应该是这洞穴中有个顶级狩猎者,容不下它的地盘有任何其它生物。

    “我猜错了?”又几分钟,杜逸安两人已经到底了,眼前就是一片干净的地下水。

    他环视四周,石壁上还有大型兽类磨爪的痕迹。他的判断没有出错,这里的确是有比较厉害的东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什么都没遇到,找到水源顺利得不可思议。

    杜逸安耸肩,算了,无所谓。下次他自己来,要是再遇到,还能抓了卖个好价钱。

    用器具装了些水,两人回到木屋。这时离跟田山山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杜逸安便出门狩猎了。

    很快,他拖着一头异兽回来了,没办法,空间纽容量有限,这玩意太大装不下,他只能拖回来。

    这是一只甲壳异兽,它的壳无比坚硬,遭受攻击时,会将肢体和脑袋都藏进壳内,任由怎么外头狂轰滥炸它都不会死,唯一的能杀死它的办法,就是比它缩头速度更快剁掉它的脑袋,能在星际最难杀的异兽榜上排十五。也是它的攻击性不强,不然这排名还会再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