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024 不报仇良心难安

    薛苏红呜呜地嚎啕大哭起来,老泪纵横。

    她只有50多岁,可是,却被折磨得像七八十岁的人一样苍老。

    薛苏红情绪依旧非常激动,夏纤韵害怕樊处生再说出什么肮脏过分的话刺激到她,便强行搂着薛苏红,让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给她关上了门。

    然后自己独自来到门口,听到樊处生依旧在猖狂的大笑,薛苏红越激动越崩溃,他笑得越开心。

    夏纤韵深吸了一口气,即使在古代,她也很少遇到这样恶贯满盈的人。

    只听她说道:“樊处生!你这样亵渎法律,无法无天,难道就不害怕你那当院长的哥哥,还有你那担任公职的一双儿女受到牵连吗?”

    樊处生讥讽地笑道:“小臭_婊_子,你没有听过官官相护这个词吗?他们与我们行方便,我们也会给他们行方便,这就叫官官相护,知道吗你?”

    夏纤韵义正言辞的说道:“就像你说的,确实有官官相护的行为,但是那只是少数,大部分的官员还是很好的。正所谓,天下之人还是好人多。”

    夏纤韵有时候说话激动时便会说出几句文绉绉的花。

    这是很难根除的习惯。

    樊处生冷声说道:“你是不是墨水喝多了?!读书读傻啦?!书呆子吧你!!好,你就自欺欺人吧,你要告,行,老子奉陪到底!!但是你和你的老娘,必然会为此付出代价,到时候别后悔!!还是那句话,你最好别出门,出门要是被我逮到了,老子要好好尝尝你是什么味儿的,也让我这些兄弟们尝尝鲜。”

    夏纤韵厉声说道:“你最好赶紧给我离开,立刻马上!要不然我报警了!!”

    樊处生特别可恶地说道:“好啊!你这个小_臭_婊_子尽管报警,看有人敢来吗?!!哥儿几个,把带来的狗血给我泼上去!!”

    接着便听到了叮呤咣啷拿桶的声音,还有泼东西的声音。

    接着,从门缝里涌进来浓浓的红红的鲜血,房间里充斥着血腥味儿。

    看着血水不住的蔓延,夏纤韵紧紧的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隐忍着。

    虽然一直处于被羞辱的地位,但是她的目的达到了,她留下了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