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林折夏第二天凭借惊人的毅力成功早起,踩着上课铃进教室。

    结果这天专业课老师倒是迟到了,班里其他同学都在讨论是不是小黄车又在半路不幸爆胎。

    她坐在阶梯教室里,一边等老师进班,一边给迟曜发消息。

    -你敢信吗

    -我居然没有迟到

    -我林少,就是这么厉害

    -刚才我踩点进班的样子,一定特别帅。

    迟曜的关注点不在这上面。

    男朋友:吃早饭没有

    林折夏打字:走的时候从你冰箱里拿了一袋面包。

    这次迟曜回过来的只有一个字:乖。

    一秒记住

    林折夏自动脑补出迟曜那张脸,他的声音,正因为这个字和他格格不入,所以有种异样的吸引力。

    她回了一个表情,然后收起手机认真听课。

    下课后,她跟着大批下课的人流往外走,一眼看到提前等在楼梯口的人。

    迟曜倚着墙,正在低头看手机。最近天气略有回温,但他不怕冷似的,穿得还是比其他人更少,外面只披了件黑色外套,穿条薄款牛仔裤,衬得整个人又高又削瘦。

    见过了昨晚的他,再看到他白天的样子,林折夏反而觉得更羞耻了。

    “你怎么来了。”她抱着书走到他跟前。

    迟曜收起手机,抬眼:“找你吃饭。”

    林折夏走的时候只拿了袋面包片,上午的课又是两节大课连上,现在确实很饿。

    她偷偷揉了下在课堂上叫过两声的肚子,感觉迟曜很像她肚子里的蛔虫。

    迟曜向她伸手:“书给我。”

    林折夏正想说“我自己拿吧”,但迟曜已经抬手把她手里的书抽走了。

    在抽走的同时,猝不及防地,她空闲下来的手里被塞进了一根棒棒糖。

    很熟悉的淡黄色包装,柠檬味儿,一如从前。

    “怕你低血糖。”迟曜随口说。

    林折夏把糖衣剥开:“我哪里有那么柔弱。”

    “平时是不至于,”迟曜拎着那叠书,往楼梯出口走,“……有人昨天晚上‘运动’到半夜,就不好说了。”

    “……”

    林折夏差点把刚塞进嘴里的糖咬碎。

    到了食堂,她负责找位置,迟曜去打饭。

    和这个人一块儿吃饭很省心,不用自己每天选吃什么,反正她吃什么不吃什么,他比她更清楚。

    林折夏咬着糖,中途碰见了组团过来吃饭的蓝小雪她们:“你和你哥哥和好没有?”

    林折夏点点头:“和好了,不过也不算是吵架。”

    蓝小雪拉着秦蕾去找位置:“那就好,我们就先去楼上了。”

    她和迟曜吃完饭之后,想起下午两个人都没课。

    林折夏问他:“你回公寓吗?”

    迟曜:“不回。”

    “那……去教室?”

    “不去。”

    “那你下午打算干什么。”

    “打算带女朋友出去约会。”

    林折夏晃了下他的手:“去哪里约会,你已经找好地方了吗。”

    迟曜没有多说,只说:“去了就知道了。”

    去的路上,两人之间的话题从路边的小狗转移到“暗恋”上。

    迟曜后知后觉地开始自恋。

    他牵着她,看似随意地说:“你当初会喜欢我,也很正常,说明你虽然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多地方都出了点问题,但起码眼光没有问题。”

    林折夏:“……”

    面对迟曜突如其来的攻击,她不甘示弱:“还是你更早喜欢的我吧,我初中的时候只想把你的脑袋按扁,你就已经开始为了我练腹肌了。”

    迟曜看了她一眼,语调微顿:“仔细想想,你初中那几条择偶条件——好像故意按照我的条件反着说。”

    “……”

    之前还为了这个吃醋。

    现在整个人都过于自信。

    “我又不是以你为标准,”她闷闷地解释,“才故意反过来说的。”

    迟曜“哦”了一声:“你确定?”

    “确定什么。”

    “确定初中的时候,没有不自觉被我吸引。”

    “……”

    她算是看出来了。

    他就是想让她变成那个先喜欢上对方的人。

    林折夏才不会轻易让出有利位置:“没有,你别想太多了,反正就是你先喜欢的我。”

    迟曜似乎有点失望,但他很快调整思路,问她:“那再具体讲讲,怎么喜欢的我。”

    她不想理这个人了。

    好烦。

    烦归烦,她想了想,还真有没有给他看过的东西。

    于是林折夏走到半路,忽然在路边停下来。

    她低下头翻起手机,点开朋友圈,往下翻了好半天,翻到高中时候,她在舞台下面偷偷拍到过的那张照片。

    “给。”

    迟曜慢半拍接过,发现这是一条“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照片上的人是他,那天他难得答应上台表演,拎着把吉他,坐在舞台中央。照片其实拍得很模糊,因为头顶的光太刺眼,打在他身上,半张脸都是糊的。

    除了灯光的原因,还有拍照的人小心的心情。

    “有点糊,”林折夏解释,“那是因为当时太紧张了,不敢拍。虽然大家都在拍你,没有人会注意到我。”

    但她还是不敢。

    在偷偷摸摸做“亏心”事的时候,总觉得全世界的人好像都在盯着自己。

    她压根不敢光明正大地拍他,只能鼓足勇气掏出手机,然后胡乱按下快门。

    迟曜没说话,往照片上面的配文扫了眼。

    这条朋友圈的配文是:仲夏夜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