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8章 第68章

    电梯下降的速度怎么那么慢啊。

    平时有这么慢吗。

    ……

    林折夏看着按钮上方显示的楼层数想。

    见她迟迟没有反应,  身后那人压在她头顶的手忽地松开,然后手往下了点,轻轻地扯了下她的耳垂“……说话。”

    “风太大了,  ”林折夏最后抿起嘴,打算强行回避,“我听不清。”

    迟曜“电梯里哪来的风。”

    林折夏“我脑子漏风了。”

    “……”

    她又补上一句“我就是脑子有问题,  你把我送去医院检查下吧。”

    迟曜不说话了。

    电梯正好有人进来,林折夏急忙往前走两步,  甩开挂在她身上的那个人。

    这栋楼里的住户都是熟人。

    进来的阿姨热情道“是折夏啊,放假回家啦?”

    林折夏点点头“对的,  刘阿姨。”

    那位阿姨又扭头,  看到她身后站着的人,  两个人明明站得有点距离,但两人之间似乎有种无形的磁场在涌动。

    林折夏这种自己在和迟曜“偷情”的感觉持续了一整天。

    两人去杂货店买酱油,她付完钱,  迟曜习惯性想伸手借过,她抱紧手里的酱油瓶“谢谢这位好心的迟姓人士,但是不用了,我拿得动。”

    迟曜伸出去的手僵在空气里。

    短短半天,  他的称呼从男朋友,变成了迟姓人士。

    迟曜“拿个酱油而已,  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林折夏“迟姓人士,麻烦你谨言慎行,少和我搭话。”

    她边走,  边想到个事,  “对了,  还得跟何阳说一声,  让他别说漏嘴。”

    “……”

    起初迟曜还很坚定地认为是她想太多,公开这件事实际上没什么影响。

    林折夏走到半路,见路上没人了,把手里的酱油瓶塞到他手里“拿着。”

    迟曜接过。

    她当着迟曜的面,掏出手机,点开和唐书萱的聊天框。

    然后她面不改色地发过去两句话。

    偷偷跟你说个事。

    我和迟曜在谈恋爱。

    今天是假期,唐书萱回消息的速度很快。

    唐书萱偷偷跟你说个事,我和陈琳也在谈恋爱。

    唐书萱其实我们背着你们在一起很久了。

    迟曜“……”

    “妈——酱油。”

    回家后,林折夏跑进厨房。

    “怎么买个酱油买那么久,我菜都快烧好了。”林荷念叨。

    林折夏瞎扯“我南巷街一霸难得回来,杂货店老板也很想我,我跟老板叙叙旧。”

    林荷一眼看破“人会想你就有鬼了。”

    因为迟曜和林折夏回来,林家难得地热闹起来。

    林折夏躲在厨房,一边陪林荷,一边偷点东西吃。

    林荷“别吃了,像什么样子。”

    林折夏“都是自家人,没人会介意的。”

    客厅里,魏平和迟曜像以前那样坐着聊天。

    魏平戴着眼镜看报纸“现在这个国际局势……”

    比起这一年那个在京市的家,迟曜此刻坐在这里才有种真正“回家”的感觉,无数令人熟悉的细节绵软地将他包围,这么多年来,他对“家”的印象,好像一直都是这里。

    有林折夏在的这里。

    一桌人吃饭时,倒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意外。

    就是好吃的菜都被林荷夹进了迟曜的碗里,迟曜留意到她的眼神,又反过来夹给她。

    要是以前,都用不着他夹,她会自己主动去抢。

    但今天不一样,她时刻牢记要和迟曜保持距离,于是她捧着碗,婉拒道“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在这个家,吃点白米饭就好。”

    林荷没在意,随口问“你俩在学校里,经常见面吗?”

    两人像没对好口供一样——

    迟曜“嗯。”

    林折夏“不见。”

    林荷起疑“到底是见还是不见?”

    林折夏坚定地说“不见,校区太大了,大家都不在一个专业,怎么可能经常见面。他骗你的。”

    迟曜放下筷子,在桌子底下不轻不重地掐了下她的手。

    他们俩有时候交流,不需要说话。

    林折夏就是能从这个很小的动作里,解读出他的意思你等着。

    这个“等着”,没有让她等太久。

    报应来得很快。

    饭后,林折夏自告奋勇去厨房洗碗。

    林荷当然不会放过任何能使唤她的机会,和魏平坐着看电视,还叮嘱她“灶上的锅也记得洗了——”

    林折夏戴上洗碗用的手套,洗到一半,感觉肩带有点往下掉。

    她手上戴着手套,碗正洗到一半,不能用手,于是只能歪着头,试图挽救一下。

    迟曜进厨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耸肩歪头的样子。

    “怎么了。”

    林折夏吓一跳“你怎么进来了。”

    迟曜拉上厨房门“放心,他们在看电视。”

    林折夏不好意思说自己肩带在往下掉,于是继续埋头洗碗。

    倒是迟曜绕到她身后“哪里痒。”

    “……”

    大哥。

    不是痒。

    咱们以前就算是再好的兄弟,你也不会懂肩带突然往下掉的痛。

    但她还没来得及找个别的理由,迟曜已经“好心”地把手搭在她肩上“……这里?”

    她的肩膀现在格外敏感,迟曜的手指隔着布料触碰着那里,某种摇摇欲坠的不安感加剧。

    “不是,”她想避开,可厨房总共就那么点空间,只能说,“你别碰了,已经不痒了。”

    迟曜曲起手指,还没做什么动作,隐约感受到布料下面有一根细细的带子。

    那根带子卡的位置有点歪。

    他好奇地隔着布料拨弄了下,原本卡着的肩带彻底落了下去。

    林折夏洗碗的手一顿,有点崩溃“……都跟你说别碰了。”

    肩膀处,少年骨感明显的手指也停顿了一下。

    “你刚刚就在弄这东西?”

    “……嗯,它突然往下掉。”

    一时间,厨房间里的氛围变得暧昧起来。

    安静地只剩下水流声。

    两个人在林荷和魏平面前演了一天的“好朋友”,“好朋友”的禁锢在这一刻被意外打破。

    迟曜仿佛想把这禁锢撕裂地更彻底些,他手指顿了下后,挑开女孩子宽松的衣领,探进去两根手指,他手指长,很轻易地找到垂下去的带子,两根手指勾着带子把它拉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