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7章 第67章

    林折夏下场考试考得不错。

    考试结束之后, 迎来短暂的三天假期。

    “我们放假回去吗?”林折夏从考场出来,迟曜正倚在楼道里等她,她问, “你可以住我家。”

    迟曜没有借机发挥:“跟何阳说过了,我去他家。”

    “为什么啊?你直接住我家不好吗。”

    林折夏还想说“反正小时候不也住过”, 迟曜却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额头上, 警告说:“不好。”

    “……哪里不好。”

    “对你不好,”他说,“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

    林折夏愣了下, 然后往后退,避开他的手:“我觉得你说得对, 你还是住何阳家比较好, 住我家不太合适。”

    说到何阳, 她想起另一件事:“你之前发的朋友圈, 还有改的签名,好多人评论,你怎么回的?”

    说话间,两人往楼下走。

    迟曜:“没回。”

    林折夏松了口气:“没回就好,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他们说。”

    “没回的意思,不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说,”迟曜看她一眼,“是不知道你想什么时候公开。”

    他又凉凉地说:“怎么, 听你这意思, 你不会是不想给我名分吧。”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林折夏措辞说,“我就是想着, 他们估计一下很难接受, 要公开的话, 可能得循序渐进。”

    迟曜:“你还挺有策略。”

    不是她有策略,是他们在一起这件事,对南巷街那些人来说,应该很难接受。

    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官宣了。

    怎么想都挺惊悚的。

    林折夏最后说:“何阳也回去?那我们先跟他说一下试试,看看他什么反应。”

    林折夏和迟曜的恋情公开计划,第一个公开的对象,选了何阳。

    然而他们不知道,唯一的知情人士何阳的内心有多尴尬。

    何阳以为,放假回家的这天,只是一个普通的一天。

    他简单收拾好东西,出发之前,被两位好兄弟叫出去吃了个饭。

    “怎么又请我吃饭,”他美滋滋地过去蹭吃蹭喝,“太客气了。”

    何阳:“这就是距离产生美吗?平时我们离得近,你们不爱搭理我,现在我去涟云师范了,想哥们了吧。”

    林折夏低着头,默默盯着碗里的饭:“……嗯。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何阳:“我东西都收拾好了,等会儿吃完饭咱就可以直接走。”

    林折夏满腹的话,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最后她抬眼,去看迟曜。

    迟曜接收到她的求救信号,于是放下筷子,在桌面上曲指敲了下:“喂。”

    何阳:“我有名字,不叫喂,你可以叫我小阳阳。”

    “……”

    迟曜懒得跟他多说,他曲起的手指当着他的面松开,然后一言不发地去抓林折夏的手。

    林折夏的手本来垂在桌子习以为常地、把姿势改成了更紧密的十指相扣,正对着何阳的视线。

    “…………”

    何阳吃到嘴里的饭,有点塞不下去了。

    其实从两个人朋友圈明示,以及林折夏突然单方面换头像,他大概能猜出来这俩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没想到,自己要面对一场明晃晃的官宣。

    何阳手还在机械性地往嘴里塞着饭,大脑迟缓地运转着:他现在的人设,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发小。

    他应该做出这个人设,在遇到这种情况下,应该有的正常反应!

    下一秒——

    他把饭喷了出来。

    林折夏和迟曜齐齐避开。

    迟曜:“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林折夏:“你文明点。”

    何阳贡献出此生最精彩的演技,他猛地站起来,颤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们:“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大庭广众的,突然牵手,想干什么!”

    迟曜:“……”

    林折夏:“……”

    林折夏有点后悔,她刚才不该说“你文明点”,她应该直接说“你正常点”。

    迟曜临危不乱,在秀恩爱方面展现出极其稳健的心态。

    他指腹在林折夏手指骨节处轻轻摩擦了下,然后暧昧地反问:“你觉得,我们是在干什么。”

    “怎么,想戏耍我?我何阳是那么好骗的人吗?”

    “……”

    迟曜抿了下唇,按捺住想先把人打一顿的冲动,淡淡地说:“没人有那个闲工夫骗你。”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他又说,“我们在一起了。”

    何阳在这时候,大脑继续飞速运转。

    他现在应该做什么?

    什么反应会显得更加真实?

    他思考了半秒钟,缓缓坐下,然后一屁股从椅子上摔了下去,以表达自己此刻的震惊程度:“什么——你们,你们居然在一起了?!”

    “哦我的老天爷啊,我实在是太震惊了。我的耳朵没有出问题吧,我没有听错吧,还是我现在在做梦?”何阳爬起来之后原地转了个圈,好像在找寻自己遗失的灵魂,“我太惊讶了。”

    “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我最好的朋友,和另一个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了,怎么会这样,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怎么在一起的?”

    迟曜:“……”

    林折夏:“……”

    这反应怎么有点不对劲。

    林折夏犹豫地小声问迟曜:“他……是不是疯了?”

    迟曜看着原地转圈的何阳,没有反驳:“把疑问去掉,你可以用肯定句。”

    “……”

    -

    本来她和迟曜接下来想告诉的人是林荷和魏平。

    经历过何阳当场发疯之后,林折夏不太敢告诉林荷了。

    万一林荷也崩溃……

    到家后,林荷和魏平特意调休,在家里等她:“回来啦,我本来还以为涟大就在本市,你能经常回家呢,没想到这上了大学也那么忙。”

    “妈,魏叔叔,”林折夏放下东西,挨个拥抱了一下他们,“我这不是刚入学么,比较忙,等之后稳定下来了就经常回来。”

    林荷:“行了,母女之间,不用说这种自己都不信的客套话。”

    林折夏:“小荷,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林荷:“一回来又皮痒是吧?”

    林折夏笑了下,坐在沙发上吃魏平提前给她切好的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