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4章 第64章

    林折夏感觉自己是一路飘回寝室的。

    她换下裙子,问蓝小雪借了卸妆水,对着洗漱间里的镜子一点点把底妆卸了。

    手捏着化妆棉顺着鼻梁往下,即将落在嘴边的时候,她手顿了下,然后耳根又红起来。

    ……

    别再去想了。

    不就是……亲了一下吗。

    等她洗完脸出来,寝室已经熄灯。

    黑暗刚好藏匿她所有情绪,在蓝小雪睡前问她“今天约会怎么样”的时候,她故作镇定地回答:“还行吧。”

    蓝小雪八卦地问:“你哥哥亲你了吗?”

    “……”林折夏还是强装淡定,“亲了,但我没什么太大感觉。”

    蓝小雪:“可以,出息了。” 一秒记住翻书阁hww.didi6.com

    结果那个嘴里说着没太大感觉的人,上了床之后,半天没睡着。

    她将被子往上拉,盖过鼻尖。

    辗转反侧之后,她翻开手机。

    手机在商场里充了半格电,她点开猫猫头,拍了一下迟曜的头像。

    迟曜很快回复。

    男朋友:还不睡。

    林折夏才不想说自己睡不着,她找了个借口:有点认床。

    然而她这位男朋友专门拆她台:你认床认得挺突然

    林折夏:哪里突然

    男朋友:前一阵聊一半就睡得像猪

    林折夏:……

    这人怎么这样。

    就不能给她留点面子吗?

    林折夏和他聊着,倒是有些困了,在睡之前,她最后发出去一句:我第一次亲男生,晚上有点紧张也是正常的,而且你不也是第一次。

    然而就在她快要睡过去之前――

    她看见迟曜发过来一句-

    我可不是第一次-

    “你一晚没睡啊?”次日,蓝小雪发觉林折夏精神状态不对,“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林折夏一边刷牙,一边闷闷地回答:“我在想事情,昨晚没睡着。”

    她脑子里还在循环迟曜那行字。

    他说他不是第一次。

    大家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他却不是第一次亲女生。

    那他之前亲过谁?什么时候亲的?

    在京市的时候吗?

    ……

    蓝小雪很敏锐:“热恋期不应该啊,你们这个阶段不应该只负责甜甜蜜蜜么,这么快就有烦心事了。”

    林折夏没否认。

    蓝小雪:“怎么回事?说出来听听,可能是你瞎想呢。”

    “我没有瞎想。”

    迟曜自己发的消息。

    那行字她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不会有错。

    蓝小雪以为他们之间发生的就是一些情侣间常见的小事,劝道:“哎呀,谈恋爱是这样的,总会遇到很多问题,以前你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现在是男女朋友,总会有些矛盾。你只是还不习惯这个身份。”

    “可是……”

    林折夏“可是”了半天,最后说:“可是我觉得他是个渣男。”

    蓝小雪:“?!”-

    这天很巧合的是,迟曜他们专业有事。

    于是两个人从早上到中午一直都没机会碰面。

    林折夏昨天晚上装自己聊着聊着睡着了,没有直接回复他那句话,半天下来魂不守舍。

    “别想了,我们中午去小吃街买东西吃,男人这种东西,没什么可琢磨的,”中午下课后,蓝小雪拉着她和其他室友一起往小吃街走,“等你晚上和他见了面,直接问他呗。”

    林折夏暂时把这件事搁置下,跟着她们去小吃街逛逛。

    大学城小吃街最近在举办活动,办了一个“美食节”专场,各商家想出了不少五花八门的揽客计策。

    林折夏跟着她们买了点东西吃,在捧着一杯椰子汁闷头往前走的时候,意外撞上了个人。

    “不好意思。”

    林折夏后退两步,先去确认自己那杯椰汁有没有倒在对方身上,然后才抬起头――

    女生,长头发,很温婉,穿了条白色的裙子。

    她笑吟吟地,五官和高中时候差不多,只是看起来变得比那会儿成熟很多,耳朵上打了耳洞,戴着很素的耳坠。

    林折夏在记忆里翻找出她的名字:“沈……珊珊?”

    沈珊珊弯起眼:“林折夏,好巧啊。”

    “你在这里上学吗?”林折夏问。

    “嗯,”沈珊珊回答,“我读的涟医大,你呢。”

    “我在涟大。”

    林折夏回答后,觉得她可能会想知道迟曜的近况,又补了句,“迟曜也在涟大。”

    听到这个高中时代暗恋过的人的名字,沈珊珊愣了一下。

    但迟曜这两个字,离她已经很远了。

    “他在哪个学校不重要,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沈珊珊又笑了下,释然地说,“我今天更开心的,其实是在这里碰到你。”

    “……不喜欢了?”林折夏倒是感到意外。

    “嗯,很奇怪吗,本来可能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我转学之后才突然发现,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他,与其说是喜欢他,不如说是喜欢自己幻想中的他吧。”

    不过说到迟曜,沈珊珊还是很感慨,只是现在比起对一个喜欢的人的感慨,更多的是对曾经高中时代的感慨:“但我还是很感谢他,如果不是他,我高中那会儿可能不会那么拼了命的去学习。”

    林折夏心说,这样算的话,那迟曜这狗也算做了件好事。

    谈话间,蓝小雪她们叫她,林折夏扭头应了一声。

    沈珊珊:“你朋友们在等你,你先去吧,下次你可以来涟医大找我,我带你逛逛我们学校。”

    林折夏点点头:“你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在林折夏走之前,沈珊珊又想起什么似的,忽然叫住她:“哎――对了。”

    “我偷偷八卦一嘴,迟曜和他高中时候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了吗?”

    这句话每个字她都听得懂。

    但是连起来,却让人弄不清。

    迟曜。高中时候。喜欢的。女生。

    林折夏怔愣:“啊?”

    沈珊珊:“我当初不是在海城市和他表白吗,那天他拒绝了我,但是他和我说了一句话。”

    过去快两年时间,回忆开始褪色。

    沈珊珊记得那天的海很蓝。站在她面前的迟曜声音艰涩。

    她也是很突然地,在这一刻想起来“而且我”三个字后面是什么。

    迟曜当年那串说得很快,快到让人听不清,几乎以为是错觉的话是: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林折夏挥别沈珊珊,走回蓝小雪身边,整个人还处于一种很飘忽的状态。

    她捧着椰子水,一路撞上好几个人。

    蓝小雪伸手,在她面前挥了好几下:“喂,你怎么了。”

    林折夏回过神:“……没什么,就是这里人太多了,有点挤。”

    蓝小雪没多想:“好吧,那你抓紧我,别走散了。”

    ……

    逛完小吃街之后,林折夏一个人回了寝室。

    他们专业下午没有课。

    回去之后,林折夏在寝室里做课后作业,顺便和林荷还有以前高中的那帮朋友打了几通电话。

    林荷叮嘱她:“自己一个人照顾好自己,虽然迟曜和你一个学校,但平时也少麻烦他,大学生了,首先要学会的就是独立自主。”

    林折夏现在听到“迟曜”这两个字就心脏一紧:“知道了。”

    她又和陈琳还有唐书萱聊了会儿。

    她们两个人没有留在本市,去了隔壁市念书,很巧地,考进同学校同一专业。

    所以林折夏电话拨过去,刚被陈琳接起,边上就传来唐书萱的声音:“哈喽,夏夏。”

    “嗨。”

    “真羡慕你们,”林折夏打起精神说,“居然住同一间寝室。”

    唐书萱笑笑:“你不也和迟曜一个学校吗。”

    又是迟曜。

    她今天因为这个人心烦意乱,却好像走到哪里都逃不开这个名字。

    林折夏下意识脱口而出:“别提他了。”

    唐书萱:“怎么了,你俩又吵架啦?”

    林折夏模棱两可:“算是吧。”

    “没关系,兄弟之间,”唐书萱继续说,“没有隔夜仇。”

    “……”

    几人聊了下近况。

    唐书萱没有考进学长在的那所学校,现实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阻碍,那份学生时代的暗恋只能变成回忆。她和沈珊珊的心态很像,真走到岔路口,反而把对方放下了。

    陈琳每天热衷冲浪,在感情方面依旧一窍不通。

    林折夏想跟她们汇报“我和迟曜在一起了”,但是这句话卡在喉咙里,迟迟说不出口。

    等挂了电话,她对着面前的课本,后知后觉地想:其实除了怕吓到他们以外,还有一个她潜意识一直回避的原因。

    是她一直不能确认迟曜对她的喜欢。

    迟曜追她,对她表白,和她一起做很多情侣之间的事情,她更多的是一种被惊喜砸中、美梦成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