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0章 第60章

    林折夏原先感觉自己因为酒精而飘起来,在说错话之后又落了下去。

    但现在,因为迟曜的话,她又重新飘了起来。

    迟曜居然对她说,她没有误会。

    她没有误会,他在追她。

    她被这句话砸中,差点以为现在是在做梦,为了确认,她傻乎乎地多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追我。”

    林折夏第二天酒醒后回忆起来这段,还是羞怯到整个人完全缩在被子里,过了半天才从被子里钻出来。

    昨天晚上,夜空中似乎有星星。

    迟曜这个从来都喜欢说反话的人难得抛开其他,认真地对她说:“因为我喜欢你。”

    “林折夏,我很喜欢你。”

    “……”

    然后两人都因为这场意外的表白,陷入长时间沉默。

    太突然了。

    对任何一方来说,现在的状况都太突然。

    林折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他都说要追她了,她立刻就回应“其实我也喜欢你很多年了”好像也不太好。

    而且……她其实是有点期待的。

    期待喜欢的人追自己这件事。

    迟曜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他表面看起来淡定,实际耳根悄悄红了一片。

    在他的计划里,他对林折夏说出“喜欢”,应该是在一个更加正式的场合。

    气氛凝滞过后,他叹了口气,准备再去牵她的手,把她牵回寝室:“……很晚了,先送你回去。”

    林折夏用最后一点理智克制住自己,避开了他的手。

    “男女朋友才可以牵手,”她说,“我们暂时还不是。”

    她别开眼:“你先……追着吧。”

    -

    林折夏第二天睡醒,头还有点疼。

    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条消息就是迟曜的“早”。

    林折夏意识模糊地消化完昨晚的事情,然后刷了会儿朋友圈,发现迟曜居然罕见地更新了朋友圈内容。

    猫猫头:【有喜欢的人了】

    “……”

    迟曜的朋友圈几乎没内容,而且常年被喷性格差,从没有过花边新闻。

    这会儿居然在朋友圈公开认爱。

    林折夏心跳漏了一拍,往下滑,在评论里看到一连串熟悉的名字。

    徐庭:【大冒险输了?】

    徐庭:【不对,你也不像是会参加大冒险的人。】

    何阳:【……】

    蓝小雪:【哇哦,进展比我想象的快。】

    ……

    这里面,甚至有二中教导主任老刘,老刘老年人冲浪发言:【这上了大学果然就是不一样哈,支持,充分支持。】

    她想起昨晚醉酒时听见的那句话:

    ——如果还不够明显的话。

    ——明天我试着,做得更明显一点。

    确实是更明显了。

    非常非常,明显。

    而且这条朋友圈让她昨晚所有飘起来的不真实感受落了下来。

    昨晚不是一场梦,她和迟曜之间发生的事,说过的话都是切切实实存在过的。

    那个她先前不敢乞求的万分之一的可能,变成了可能。

    她红着脸退出去。

    蓝小雪正好发来一条新消息:我说什么来着,你那哥哥绝对是喜欢你吧。

    -记得让他多追一阵。

    -女孩子嘛,哪能那么容易被追上。

    -

    新学期过去两天,大家初步认识了解各自的班级和课程,之后大一新生迎来为期长达半个月的军训。

    半个月的军训里,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她和迟曜不同专业,隔着很远。

    但是每天早上,两个人还是会照例一块儿去食堂吃早饭,晚上军训结束之后迟曜会等她吃晚饭。

    两个人又回到以前高中上学时形影不离的样子。

    只不过迟曜还是会说暧昧的话,对她做高中时不会做的略显暧昧的事。

    军训期间发生的唯一一件小插曲,是因为迟曜在大学依旧太出名,所以他的军训照在网上忽然流传开了。

    她不知道迟曜那边的情况,但她通过蓝小雪,知道了大学女生追人的攻势,比高中那会儿猛烈很多。

    比如迟曜同专业的女生似乎每天都给他带巧克力,虽然他一次都没收过。

    比如有人硬着头皮去他们专业蹭课。

    ……

    这些事情知道的多了之后,军训期间,某天林折夏和迟曜一起吃晚饭时,莫名其妙地没绷住:“最近是不是有很多……很多人找你啊。”

    迟曜没反应过来,在替她挑葱花:“什么很多人。”

    “巧克力,”林折夏忍不住挑明,“听说你们班有人每天都给你送。”

    迟曜“哦”了一声:“是有。”

    林折夏静静等待下文。

    发现迟曜只是在看她,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她催促:“然后呢。”

    迟曜:“我可以理解成,你在吃醋么。”

    “……”

    “不可以,”林折夏矢口否认,“我就是随便问问。”

    迟曜穿着军训服,像以前那样呛她,他下巴微扬,用一种不太好商量的语气说:“既然随便问,我就不特意回答了。”

    “……”

    不回答就不回答。

    林折夏戳着碗里的米饭,想着她其实也没有立场去问。

    虽然迟曜在追她,可是他们还没有确认关系。

    就在她想说“算了不说就不说吧”的时候,在收拾好餐盘离开食堂前,迟曜不冷不热地回答了她刚才那个问题:“我说我现在在追人,收了容易追不到女朋友。”

    林折夏所有思绪在听到这句话的那刻断了。

    接着,心底密密麻麻的细小感受像在偷偷放烟花一样。

    她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哦”了一声。

    晚上两人去涟云师范找何阳,何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他染了个头,强制要求他把头发染回去,还让他俩过去拍段视频做监督,免得何阳阳奉阴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