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6章 第56章

    短短几秒间的对视, 好像过去很长时间。

    台上的吉他手一曲弹完,整个酒吧有一瞬间寂静。

    林折夏通过这一瞬寂静,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下一秒。

    她意识到一个不可能的理由。

    “你报的是涟大?”她问, “你不是应该去京大吗……”

    迟曜一句话打断她:“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京大。”

    “……”

    他是没有说过。

    林折夏想起来,她根本就没敢问。

    所以他为什么会报涟大?

    林折夏想问他考的是什么专业,明明京大的物理系是最出名的。

    但她还没来得及问, 舞台上新上去了一组乐队, 震耳欲聋的摇滚乐立刻响彻在酒吧里——

    她被突如其来的摇滚乐狠狠震了一下。

    迟曜走到她面前,怕她听不清自己说话,于是俯下身, 说话时下巴凑到她颈侧, 几乎是贴在她耳边说:“你座位在哪。”

    “后面,”林折夏指了指,“不过我要去一趟洗手间。”

    迟曜给她指了一下洗手间标识,她“哦”了一声,梦游一样走过去。

    几分钟后,等她对着镜子洗手, 她才慢慢梳理清楚刚才的情况。

    她回想到下午迟曜给她发的那句“你到哪儿了”。

    所以那个时候, 他也在涟大参加新生报到?

    ……

    林折夏洗完手出去, 迟曜正在走廊上等她。

    少年倚着墙,骨节分明的指尖居然夹着一根烟, 他夹着烟低下头抽了一口, 然后抖了下烟灰。刚才光线太暗, 她没有看清,其实一年多不见, 迟曜身上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原先那副整个人外露的锋芒, 现在有点沉了下来, 他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倨傲,只是现如今那份倨傲里杂了点她看不懂的深沉。

    似乎是没想到她出来的速度会那么快,迟曜愣了下,然后立刻把烟掐灭。

    林折夏走到他面前,闻到空气里还未消散的烟味:“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迟曜捏了下干燥的食指骨节,他在林折夏面前难得有这种被抓包的感觉:“半年前吧。”

    “为什么,”她又问,“为什么会开始抽烟。”

    迟曜也没有瞒她,他沉默了下说:“半年前我妈术后病情突然加重,我爸那边的事情也没解决。每天从学校出来,就要去医院守着她,而且她精神状况有一阵很不好。”

    这些话,他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怕她担心从来没和她说过。

    “那段时间我晚上守在病房,睡眠不太好。”

    他只说了一半,剩下的话他没说。

    他没说的是那段时间他和林折夏都很忙,联系减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他坐在医院走廊上,点开置话,又怕打扰她学习。

    而且这些事情说出来除了让她跟着一起担心以外,毫无作用。

    然后有一天,他去楼下便利店买东西,顺手买了一包烟。

    他迎着乍亮的天光,坐在医院附近的长椅上,抽了第一口烟,吸进去那口呛人的烟草味。

    林折夏半天没有说话。

    比起生气,她更多的其实是心疼和难过。

    在意外见面之前,她以为她和迟曜这一年间的空白,带来的会是沉默。

    见面之后,她发现横在两个人面前的,不是沉默,而是真真切切的一段对方没有办法参与的经历,而且她和迟曜在这段经历里,有些部分已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那段时间想也知道,是很难熬的。

    所以林折夏没有立场去指责他这样的行为如何如何。

    她最后问出了一个刚才就想问的问题:“你怎么会来涟大?你报的什么专业啊,京大的物理系明明更好。”

    她说完,对于这件事情而言,她是真的开始有点生气,而且她想到当初迟曜没有去一中的事情,当时她猜测迟曜是不想离家太远,这回她也找不到其他理由,只能归结成他大概是不想留在京市:“就算你觉得在涟云生活了那么久,不适应京市的环境,想考回来,也要好好考虑一下吧,志愿是很重要的,比环境重要多了,上学的时候老师都强调过志愿对之后的影响,而且你不是很喜欢物理吗,你——”

    林折夏“你”到这里,你不下去。

    她不擅长争辩,最后憋出一句:“你这样,叔叔阿姨没有阻止你?”

    “我考个全国最顶尖的专业,”迟曜看着她,因为她刚才的生气,心情倒是变得好了几分,他轻扯下嘴角说,“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我?”

    “……啊?”

    “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迟曜抬手,像以前那样,一如既往地轻轻按在她头顶上,“你以为物理就只有那几样吗。我并不想走研究方向,涟大系统工程与科学专业不比京大差,内容方向灵活一点。”

    兴趣是兴趣。

    涉及专业,要考虑的问题就不再那么简单。

    更何况这一年他看着迟寒山奔波,才提前意识到自己的肩上,也是背着担子的。

    他和迟寒山商量过。

    迟寒山当时对他说:“你不用考虑那么多,报个自己喜欢的就行。”

    迟曜说:“这个专业我没有不喜欢。”

    半晌,他又说,“而且……有个很重要的朋友也在涟云。”

    父子之间总是不善言辞,迟寒山最后去询问了一下班主任,只说:“喜欢就好,喜欢就好。我也问过你们班老师了,说涟大这个专业挺不错的,而且还有个很出名的教授在那个专业任教,你从小待在涟云市,确实更适应那边一些,我和你妈也不是非要把你绑在京市,你自己选择就行。”

    “……”

    林折夏懵了。

    她一个努力拼命到最后,在涟大这种整个涟云市最好的大学里其实没有太多专业选择权的人,没想过今天这种情况。

    原来她之前一直莫名其妙钻了牛角尖,因为两人之间隔着越来越远的距离,不敢去问,就默认迟曜会考京大。

    现在想来,当时她只顾着难过,没有太在意魏平的那句安慰:涟大很多专业比京大还好。

    “所以,”她这个时候才抓到某种和迟曜重新见面的真实感,喜悦的心情一点点在心底绽开,“我那时候跟你打电话,你跟我说让我报涟大,是因为你也要报涟大吗。”

    “不然呢。”

    “……”

    外面舞台上的摇滚乐又停了,进入一段短暂的中场休息时间。

    林折夏:“如果是你的话,也是很有可能,想嘲讽羞辱并告诉我不要高攀京大。”

    迟曜像以前一样,凉凉地“哦”了一声:“也不是没有这层原因。”

    “……”

    明明才刚见面,她怎么就又想揍他了。

    但不可否认的,曾经那种熟悉的感觉在一点点重新回来。

    林折夏:“我暂时不想和你说话了。”

    迟曜也不介意:“走吧,我跟你一起过去。”

    林折夏带着他回到舍友那桌。

    在越过围绕在舞台边上的人群时,迟曜怕她被人群冲散,把手搭在了她肩上。

    然后在走回那桌的间隙里,她听见迟曜的声音混在其他杂乱的声音里,对她说:“胆小鬼,这一年你做得还不错。”

    林折夏脚步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