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4章 第54章

    林折夏成绩上升得很快。

    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 她考了全班第一。

    而且在七班这个几乎全员吊车尾的情况下,年级排名进了前50。

    他们七班是文科班。

    高二选科分班那会儿,出现了一个很神奇的现象——在其他班级疯狂各自选科的时候, 只有一班和七班好像置身事外一样。

    一班那群学霸默认选理,七班这群“学渣”统一从文。

    当时唐书萱和陈琳偷偷议论过这事:“这就是差距吧, 毕竟选文科, 知识再弄不懂, 还可以背书……理科要是不懂, 那就真的没办法了。你就是把我摁在试卷上,打死我也想不出。”

    至于一班。

    好像都是认为理科更好选专业,并且从他们班均分上看,理科优势更大。

    她开始埋头学习只有一个原因, 她想跟他再见面。

    如果大学……她能和他考同一所大学的话。

    但是两个人分数上的差距,实在很难弥补。

    林折夏对着这张被班主任夸了一通的成绩单,并不感到开心。

    ……

    比起迟曜,这份成绩还是差得太远了。

    她去查过物理专业比较出名的几所学校,每一所都不是她现在能考上的。

    最后她叹口气,心说再努力一点吧。

    -

    迟曜走后, 林折夏放心不下他家里的情况。

    明知道他不会收钱,但她忍不住。

    她把自己的压岁钱全部存到手机银行里,攒了两千多“巨款”,特意换了个陌生手机号给迟曜转账。

    只是第二天, 迟曜把钱转了回来。

    林折夏默不作声,再转过去。

    迟曜终于通过转账备注回复消息:【转错人了。】

    林折夏:【我没转错人, 实不相瞒我其实是一个富豪, 我这个人, 就是钱多, 喜欢在互联网上每天随机抽选几位幸运儿,然后给他们送钱。】

    不出十分钟。

    她的微信响了一声。

    是迟曜发来的消息,消息上什么都没说,只有三个字。

    迟某:林折夏。

    林折夏:……

    林折夏知道他这是发现了。

    她意料之中,但也感到纳闷。

    -你怎么知道是我

    迟曜回复她四个字:还用想么

    林折夏怕他会不开心,于是打字,给自己找补:对不起。

    -其实,我只是单纯地因为有一个富豪梦。

    -我想在网上跟人说这种嚣张的话很久了。

    ……

    -

    大概过了半年之后,她开始习惯没有迟曜的生活。

    在网上看到什么想去打卡的地方,或者是学校小卖部最近推出什么新品套餐,不会再第一时间想到:我要和迟曜一起去。

    只是偶尔,很偶尔会想起一些只属于对方的小细节。

    “小卖部最近开始卖爆米花了!”

    唐书萱兴冲冲地过来通知她们,“十块钱一桶,体育课的时候可以去买。”

    林折夏第一反应想到的是,迟曜不喜欢爆米花。

    但迟曜吃过电影院里,她抱着的那桶。

    高三,林折夏还是埋头学习着。

    迟曜不在身边后,她身边不知不觉间,也出现了想靠近她的异性。

    她开始有了“追求者”。

    其中一位是高一那会儿就开始坐在她后排的男生。

    那个男生要过她联系方式,但和其他同学一样,加上之后没怎么说过话,只是逢年过节发过节日祝福。

    有次课间,她发现自己桌上多了一盒饼干。

    手机上静静躺着一条留言:我看你中午吃的很少……所以给你买的。

    林折夏愣了下,回复:谢谢,但是我不能收你的东西,饼干多少钱,我转给你吧。

    但那个男生意外地坚持。

    甚至在她屡次拒绝之后,忍不住说:“林折夏同学,我其实喜欢你很久了。”

    林折夏有点懵:“啊?”

    后座男生:“其实从高一……刚入学的时候,我就在关注你。”

    “我觉得你很可爱,”那男生对她说话时,也是小心翼翼的,“只是之前你身边的人太多,我不好意思跟你搭话。”

    林折夏没想到她还能收到表白。

    她觉得尴尬,但还是认认真真地说:“谢谢,但是我和人约好了,高三会好好学习。希望你也能好好学习。”

    等她放学,把被表白的事情隐去关键信息告诉何阳。

    何阳表情有点复杂。

    林折夏:“你怎么这个反应,有人跟我表白很奇怪吗?”

    何阳说:“不奇怪不奇怪。”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林折夏:“大壮,你有点不对劲。”

    何阳总不能说,他是想到了远在他乡的另一个喜欢他夏哥的人:“我对劲得很。”

    何阳一个人藏着这个秘密,藏得多少有点难受。

    半晌,他忍不住说:“你之前是不是问过我,迟曜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林折夏冷不丁跟着回想起当初手滑导致的“黑历史”:“……怎么?”

    ——你就没有想过迟曜喜欢的会是你吗。

    可这件事,迟曜藏得那么深,他没有资格替他说出口。

    最后何阳理智回笼,把涌出口的话咽下去:“没怎么,我就是刚好想到这事儿。”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

    只是她每次从做不完的试卷里抬起头,常常会惊觉,她和迟曜之间的距离,好像比前段时间又更远了一些。

    她滑开手机。

    翻看和“迟某”的聊天记录,发现两人之间的话题变得越来越少。

    -刚看到

    -我刚写完作业

    -我刚到家

    -我在写试卷

    -今天数学居然有五套题,可能要写不完了

    ……

    这些话无意义地重复着。

    而迟曜那边的消息也是:在医院。

    -刚动完手术

    -刚从学校出来

    -这周手机被老师收了

    ……

    两人聊得更多的反而是学习。

    迟曜会定期给她总结归纳知识点,拍照发给她。

    林折夏本来以为,京市虽然远了一点,但两个人还是可以见面的。

    她知道迟曜在医院走不开,她本来计划寒假去京市看他一眼,但生活总有很多这样那样的意外。

    城安二中高三寒假只放五天。

    而这五天……

    “夏夏,今年过年我们去魏叔叔老家过,”放假前,林荷对她说,“来回就要两天,在那呆上三天,刚刚好。”

    林折夏算盘落空,失落地“哦”了一声。

    魏平老家在乡下,她还是第一次去。

    魏爷爷魏奶奶人很好,知道她要高考,让她别紧张,给她包了大红包。

    这里孩子多,林折夏一去就被一群小孩团团围住。

    除夕夜,她在这群孩子的打闹声和炮竹声里接到了迟曜打来的一通视频电话。

    视频里的迟曜看背景应该还在医院,过年期间,医院走廊空空荡荡的,偶尔有穿白大褂巡逻的医生经过。他穿了件灰色卫衣,五官抗住了镜头,眉眼依旧是熟悉的样子,或许是走廊里灯光太暗,导致他看镜头的时候,眼神很深。

    林折夏接起后说:“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视频。”

    “看看你。”

    林折夏的心跳因为这三个字停了一下。

    迟曜话音也顿了下,把话补全:“……看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