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9章 第49章

    大壮:不过你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林折夏:……



    林折夏:因为



    她有点紧张地胡乱敲着字,最后发出去一句:因为我也在担心他这辈子可能找不到对象这件事。



    …………



    她,在,说,什么啊。



    好在大壮这个人平时很习惯跟她私下吐槽迟曜:兄弟,你的担忧,我很能理解。



    林折夏:你能理解就好。



    她跟何阳聊完天后实在撑不住,眼睛逐渐合上。



    由于她和迟曜的生日快到了。



    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秒,她在想:十八岁,她和迟曜的十八岁,会是什么样子? m.didi6.com翻书阁首发



    在大人和小孩的世界里,都认为十八岁是一个很特别的年纪。



    可为什么十八岁很特别,成年和未成年之间又有怎样的区别,即将步入十八岁的林折夏暂时还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第二天是周六。



    林折夏打算直接去迟曜家里打探情况,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缺的。并且,她也有点好奇迟曜会给她买什么礼物。



    “你这个是什么。”进屋后,林折夏注意到迟曜桌上多了样东西。



    “VR眼镜,何阳的。”



    “哦。”



    林折夏又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你觉得好玩吗。”



    迟曜人在卧室,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还行,怎么了。”



    “我就问问。”



    林折夏掂量着她那点私藏的压岁钱,心说反正这玩意儿她也买不起。



    林折夏在客厅转了一圈,没什么收获,于是又问:“你在房间里干嘛。”



    “换衣服,”说话间,卧室门总算开了,迟曜倚在门口,“不在房间里,难道你想看我在客厅换。”



    迟曜这句脱口而出未经思索的话让两人都愣了下。



    氛围变得诡异且尴尬起来。



    虽然她和迟曜平时说话也经常互相开玩笑。



    但这句玩笑,显然有点过近了。



    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人之间的话题,不再像儿时那样。



    有时会失了分寸。



    林折夏装作无所谓地说:“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好看的。”



    迟曜也恢复常态,冷淡地说:“有腹肌。”



    “……”



    过了会儿,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客厅的灯关了,只剩投影仪的光打在两人身上。



    林折夏忽然说:“你手机借我,我想点杯橙汁。”迟曜:“你手机呢。”



    “我手机没电了。”



    “没电就去充电。”



    “我数据线坏了。”



    “……”



    两人认识太久,林折夏那点心思,迟曜了如指掌。



    “想看我手机购物车,”迟曜侧过头,说,“你怎么不干脆直接问我今年生日礼物给你买了什么。”



    林折夏顺着他的话问:“……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直接问了,你给我买了什么礼物?”



    迟曜:“不告诉你。”



    林折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两个人一整个上午都很注重不让对方看自己手机,怕被发现给对方买的礼物,也防止对方拿自己手机偷查搜索引擎。偷查这种事小时候林折夏因为迫不及待想知道礼物,偷偷干过一次。



    电影内容过半,林折夏以为迟曜已经忘了刚才的事情。



    她低头瞥了眼沙发,发现迟曜的手机就放在边上。



    偷偷看一下,应该没什么事吧。



    而且这也是为了给他买礼物。



    ……



    她这样想着,手已经先行一步,她手指小心翼翼地攀上迟曜的手机边缘,然后手指用力,把手机一点点勾过来。



    她和迟曜之间,除了她喜欢他这个秘密以外,再没有任何秘密。



    两个人的手机密码、甚至支付密码互相都知道。



    最初迟曜告诉她手机密码,还是因为刚升初中的时候林荷不肯给她买手机。当时班里流行某款时下热门的手机游戏,迟曜嫌游戏幼稚,但还是把游戏下载好,周末借给她玩。



    周一到周五,林折夏都会提醒他:“不要忘记上线帮我领一下精力,还要签到,如果你有空的话,最好再帮我做一下每日任务。”



    那时候的迟曜对着那款萌宠养成游戏一脸嫌弃:“自己过来领。”



    林折夏:“不行,我如果不写作业总往你家跑,我妈会骂我的。”



    “你叫我帮你,就不怕我骂你。”



    “你不会骂我的,”那时的林折夏笑着说,“你就算骂我,最后也还是会帮我领。”



    迟曜走在她前面,没有说话。



    后来林折夏对游戏的热度过去,账号基本都是迟曜在管。



    他替她领取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精力,才发现林折夏早已经把这款游戏抛之脑后了。



    ……



    林折夏想到这段往事,把手机勾过来之后,试探着按下那串熟记于心的数字。



    下一秒,屏幕成功解锁。



    林折夏正想顺势点进某个橘黄色的购物APP,手忽地被人按住。



    客厅光线微弱,投影上的画面也暗下去片刻,迟曜的声音和按在她手背上的温热掌心被短暂放大:“胆小鬼,今天胆子倒是挺大。”



    “……”



    林折夏被烫到似的抽回手,同时往边上坐了点,说:“你不是在看电影吗。”



    “而且,你密码都不换的吗。”“懒得换。”



    迟曜把手机放到另一边,又说,“而且你那脑子,换了你也记不住。”



    她和迟曜之间那种奇怪的氛围不知不觉间又转回来了。



    是因为喜欢吗。



    因为她喜欢他,所以容易多想。



    “为什么。”林折夏忽然问。



    在那种奇怪氛围的引领下,她没有思考的余地,很想冲动地问“为什么要我记住”。



    “我是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有那么笨,”但她做不到不思考,又把话绕开,“一串数字而已,你才记不住。”-



    林折夏最后回到家,想了半天,在网上查到有手工蛋糕店,决定给迟曜送一个亲手制作的蛋糕。



    她在网上预约了制作时间。



    5月6日。



    迟曜生日的前一天-



    五月,春天过去,进入初夏,天气不知不觉间开始变热。



    林折夏亲手做蛋糕花了一个下午时间,速度很慢,好在出来之后效果不错。



    她打算今天晚上掐着12点整端着蛋糕去迟耀家给他一个“惊喜”。



    手工蛋糕店老板帮她把蛋糕用礼盒包了起来,她另外要了一张卡片,衣服上沾了点奶油,趴在操作台前面写生日祝福。



    她一笔一划地写下迟曜的名字,然后写:祝你心想事成,每天开心。希望你今后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有用不完的勇气。



    走之前,蛋糕店老板追到门口:“小姑娘,不好意思啊,蜡烛和打火机我忘记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