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9章 第39章

    海浪又拍打过来,将所有无声的话吞没。

    半晌,林折夏说:“我腿好全了,可以跑步了。”

    她又补充,“我们这种膝盖受伤,有几天不能剧烈运动的人,养完伤之后就是喜欢跑步。”

    迟曜语气很凉:“那你别坐我边上,再去跑几圈。”

    林折夏不管他说什么,自顾自在他旁边坐下,说:“……我休息一下再跑。”

    然而即使她想掩饰,迟曜也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不对劲。

    迟曜:“你今天不太对。”

    林折夏:“哪儿不太对?”

    迟曜:“不太正常。”

    “……”

    林折夏:“你才不正常。”

    末了,她又断断续续地说:“我就是,第一次看海,太兴奋了。”

    “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一起看海。”

    迟曜却说:“第二次。”

    林折夏:“上次是哪次?”

    “你十二岁那年,闹着要看一部深海纪录片。”

    林折夏想了会儿,想起来确实是有那么一件事:“……这也能算是一起看海吗。而且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记得。”

    “因为三个小时,”迟曜冷笑一声,“我如坐针毡。”

    “……”-

    临近傍晚,一行人回酒店收拾东西返程。

    林折夏买了和他们同一班次的车票,收拾好东西退房的时候碰到了沈珊珊。

    林折夏第一反应是尴尬,她在想要不要装作不知道她昨天晚上说过的那些话。

    沈珊珊倒是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嗨。”

    目前大堂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下楼,于是两人聊了起来。

    沈珊珊:“谢谢你。”

    林折夏莫名:“谢我什么?”

    沈珊珊:“谢谢你帮我保守秘密。”

    “我昨天其实不该说那些的,”沈珊珊又说,“后来我回到房里,也有点后悔。”

    林折夏想了想,认真地说:“没什么的,你昨天也没说什么,而且我这个人忘性大,睡一觉起来就不太记得了。”

    沈珊珊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两人站在一块儿安静了会儿,她主动提及:“我昨天去表白了。”

    林折夏没想到她会主动说这件事:“啊。”

    沈珊珊耸了耸肩,快速地说:“不过被拒绝了。”

    “他说他高考前不考虑谈恋爱,也希望我能专心学习――很官方的话吧。”

    林折夏:“是挺官方的。”

    说完,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半天憋出一句,“你那个,别难过。”

    沈珊珊看着她说:“我不难过,很奇怪,我还觉得有点轻松呢。”

    “轻松?”

    “嗯,”沈珊珊思索了一下,说,“可能是,本来也没有想过能够在一起吧,所以能在走之前把想说的话告诉他,就是这个故事最好的句点了。”

    林折夏发现了迟曜当狗的好处。

    那就是在拒绝别人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女生会感到伤心。

    唐书萱没有,送过水的女生没有,沈珊珊也没有。

    ……

    沈珊珊说到这里,林折夏也对她说了一句“谢谢”。

    沈珊珊觉得奇怪:“你谢我什么。”

    林折夏:“因为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那件事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很难发现。”

    沈珊珊听着还是觉得一头雾水,但林折夏没有多说。

    “总之就是谢谢你。”

    说话间,其他人收拾好东西下来集合排队了。

    沈珊珊也不再执着:“好吧,那我们互相谢对方一次,也算扯平了。”

    林折夏问:“你这学期就要转走吗?”

    沈珊珊看着从电梯口走出来的人群,“嗯”了一声:“下周就要办转学手续了,估计……最迟下个月我就不在城安了吧。”

    沈珊珊说话时看向人群里那个最惹眼的少年。

    像是在看他最后一眼一样。

    少年拖着行李箱散漫地走在最后,他行李箱上搭了件衣服。今天他很难得地戴上了耳钉,冷淡的银色看起来更让人难以靠近。

    有一瞬间,她似乎又看到了初中开学那天的迟曜。

    那个她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偷偷喜欢到现在的人。

    沈珊珊很快收回那一眼,拖着行李箱跟着他们上车。

    在上车前,她忽然想到昨天在海边,她和迟曜表白的时候。

    她紧张到无法言语,闭着眼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在海浪声里,迟曜先是说了句“谢谢”。

    然后在那一通官方的拒绝之后,他又说了三个字:“而且我……”

    只是这句话很快戛然而止,快得仿佛是她自己听错了一样

    沈珊珊察觉出这是一句藏着很多情绪的话,因为迟曜说的时候语调和平时很不一样,声音也似乎有些暗涩。

    于是她问:“什么?”

    然而迟曜没再说下去:“没什么。”

    “而且我”。

    他后面,是想说什么呢。

    沈珊珊想了会儿。

    一群人坐车到火车站,急急忙忙检票上车,在这匆忙的一路上,她很快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抛了出去-

    回去的高铁依旧还是六个多小时。

    林折夏因为是单独买的票,座位离其他人都很远,不在一节车厢。

    她正盯着窗外不断移动的景色看,身边突然响起一句:“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可以换个位置么。”

    她扭头,看到迟曜拿着车票站在过道。

    他搭话的那个人是那位坐在她旁边的女白领。

    女白领脸有点红:“你需要换位置吗?”

    迟曜一只手拎着衣服,另一只手伸着,两根手指夹着车票,他夹着车票的手指在空气里晃了下,指了指她:“我妹妹一个人坐这,我不太放心,如果方便的话,跟您换个位置。”

    他说“我妹妹”三个字的时候,林折夏瞪了一下眼。

    林折夏:“谁是你妹妹……”

    迟曜眉尾微挑:“你说谁是。”

    林折夏扭头,对女白领说:“姐姐,他骗人,我不认识他。”

    迟曜一句话把她堵死,他不冷不热地说:“还跟哥哥闹脾气。”

    林折夏:“…………”

    这个人果然是狗。

    迟曜这张脸摆在那,女白领想也没想,起身要跟他换位置:“好的呀,我跟你换吧,你离你妹妹近点。”

    很快两人换了位置。

    林折夏别过头,想装不认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