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0章 第30章

    台下,徐庭坐在迟曜边上叨叨:

    “南巷街,这是你们住的地方么?”

    “真好啊,我也想有个发小,我小时候家里就我一个人,小区里虽然有其他孩子,但大家都不熟。”

    “林少这稿子写挺真实的,有感而发,感觉比前几个好多了,估计能拿个好名次。”

    林折夏的演讲稿以叙事为主,她这个人讲故事其实挺有意思,把南巷街的生活说得绘声绘色。

    “唉哟,”徐庭实时点评,“我林少小时候还打架呢,看不出啊。”

    徐庭这个人思维极其发散:“不过吧,以后林少要是交男朋友了,人男朋友会不会介意你?”

    “毕竟你俩熟得两个人跟一个人似的。”

    “都说男闺蜜遭人恨……”

    他说到这,被迟曜打断:“说完了吗。”

    “?。” https://m.fansg.com翻书阁

    “说完就闭嘴,吵到我耳朵了。”

    “……”

    徐庭撇了下嘴,缩了回去,没再和迟曜搭话。

    迟曜坐的位置靠角落,光线并不好。

    他半张脸都被阴影挡着,看不清神色。

    刚才台上的人演讲前往他这看了一眼,女孩子穿着一身干干净净的校服,过长的校服裤腿被折起来,露出瘦弱纤细的脚踝。她起初很紧张,但演讲过半,已经说得越来越流畅。

    清透中带着些许温吞的声音通过话筒被放大后传过来。

    演讲结束。

    他跟着周围的人一起鼓掌。

    高二一班老师在前面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班级的观赛情况,看到他们井然有序的样子,又放心地把头扭了回去。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们班迟曜在听完这位选手的演讲后,立马往后靠了靠,阖上眼前对徐庭说:“我睡会儿,帮我盯着老师。”

    徐庭:“后面的你不听了?”

    迟曜兴致缺缺:“这种演讲,有什么好听的。”

    徐庭:“……”

    那你刚才还听-

    傍晚放学前,自习课上。

    唐书萱从老师办公室里拿着一叠东西过来,其中有一张是黄色的奖状,她把奖状给林折夏:“你的奖状发下来了,给,一等奖!”

    虽然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已经公布了名次,但真拿到奖状的感受还是很不一样。

    林折夏接过:“谢谢。”

    她又补上一句,“你发挥得也很不错。”

    唐书萱笑笑:“别安慰我啦,我对名次不是很在意,比起名次――”她说着,压低声音,“偷偷告诉你们,我下台之后,学长夸我了。”

    陈琳在旁边插话说:“可以啊。”

    唐书萱笑眯眯的:“他说我发挥得很好,他为我感到高兴。四舍五入,我跟他明天结婚。”

    林折夏:“……这入的有点过了吧。”

    但不管怎么说,比赛结束都该庆祝一番,于是唐书萱提议:“我们晚上要不要聚个餐呀,学校附近有几家饭馆,再把某个姓迟的叫上,我们一块儿吃个饭?”

    林折夏想了想:“我是没什么问题,但他就不一定了,我问问他。”

    她偷偷给迟曜发消息。

    果不其然,对面很快回过来两个字:不去。

    林折夏打字,发过去两句话-

    你居然敢拒绝我-

    你知道你拒绝的是谁的邀请吗?

    迟狗:?

    林折夏:你拒绝的是第十届城安二中演讲比赛第一名。

    林折夏这句话发出去之后,对面沉默了很久。

    过去大约半分钟,迟曜回过来两句话-

    两分钟-

    自己醒过来

    林折夏:“……”

    你才脑子不清醒呢。

    唐书萱发完其他人的作业后,问:“他回你了吗?”

    林折夏把手机收起来,抬头说:“我觉得还是别叫他了吧,他这个人,可能不配吃饭。”

    她话虽然这样说,到放学时间还是老老实实去一班门口等迟曜。

    一班今天拖堂。

    林折夏等了近十分钟,等到他们班数学老师喊:“行了,下课吧。”

    话音刚落,整个教室仿佛像被人按下启动键,很多人早就收拾完东西了,直接背起书包往教室外冲――

    林折夏手里拿着卷成棍状的奖状等在走廊拐角处,等到迟曜和徐庭并肩从教室后门不慌不忙地走出来。

    她想吓一下迟曜,突然从拐角跳出来:“迟曜。”

    但迟曜完全没被她吓到,只是略微抬眼,扫了她一眼。

    她故意把手里的奖状抖开,想炫耀,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说,于是绕了个弯:“今天作业太多,书包都装满了,哎,只能这样拿在手里。”

    迟曜知道她的意图,连个眼神都不愿意分给她了。

    林折夏:“好麻烦,还得拿着,其实得奖只是虚名,不一定要特意发这种奖状的。”

    迟曜:“嫌烦?”

    林折夏点点头。

    迟曜指了指边上的垃圾桶:“那你扔了吧。”

    “……”

    林折夏沉默一瞬,又说:“你就不惊讶吗。”

    迟曜:“我惊讶什么。”

    林折夏:“我上台的时候背的不是周末排练过的那篇,连夜临时改了稿,所以你应该会惊讶于我的才华。”

    迟曜随手拿出手机,然后把手机屏幕转向她,摁了下侧边的开关,手机屏幕陡然间亮起――

    “看到上面的时间了吗。”

    屏幕上显示的是6:18。

    迟曜拿着手机说:“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你还没清醒。”

    林折夏:“…………”

    林折夏转向徐庭:“你和这种人做朋友一定很辛苦吧。”

    徐庭在边上憋笑,他咳了一声说:“啊对,非常辛苦。”

    林折夏:“我理解你,和这种人做朋友应该每天都想向他索赔精神损失费。”

    徐庭试图挽回局势,给林折夏一点面子,边走边说:“林少,你这手里的奖状,太耀眼了,光芒差点刺痛我的双眼,让我仔细欣赏一下,你居然拿了一等奖――你也太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