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章 第27章

    老徐在翻找上一届的演讲稿给她参考。

    趁老徐不注意,林折夏低声回他:“你刚才偷偷嘲笑我。”

    “我挺光明正大的。”

    “……”

    林折夏把‘偷偷’两个字去掉,重新控诉了一遍:“你嘲笑我。”

    背后那人说:“嗯,我嘲笑你。”

    “……”

    “你嘲笑我,我掐你一下不过分吧。”

    林折夏跟他聊了两句之后更生气了,“我刚才没掐到,等出去之后你先别走,让我再掐一次。”

    迟曜声音微顿。

    “你觉得我看起来……” 一秒记住hww.fansg.com

    “?”

    他紧接着说:“像脑子进水的样子吗。”

    他看起来当然不像。

    所以等林折夏抱着一叠往届演讲比赛上获奖的演讲稿从办公室出去的时候,迟曜早走了-

    回班后,林折夏把唐书萱那份带给她,并转述了一下老徐刚才和她说过的要求。

    没想到唐书萱很淡定地说:“嗯好,知道了。”

    林折夏:“你不紧张吗?”

    “紧张什么?”唐书萱问。

    “演讲啊,而且老徐说会从全校师生里抽一千多个人当观众,一千多个。”

    出乎她意料地,唐书萱害羞地理了理头发:“如果这次上台能让高三学长注意到我,别说一千多个了,就是万人大礼堂我都不怕。”

    “……”

    她差点忘了,自从要迟曜联系方式失败后,唐书萱就把目标转移到了某位学长身上。

    虽然历时一年,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是她小看了怀春少女的世界-

    接下来半天的课,林折夏都没能好好听讲。

    演讲比赛像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了她心上。

    傍晚,林折夏坐在书桌前,对着一张标题为“城安二中第十届演讲比赛”的纸犯愁。

    那张纸被她翻来覆去查看,都快揉皱了。

    这时,林荷在门口敲门,轻声说:“我进来了。”

    桌上的纸来不及收,林荷进来之后一眼就看到桌上那张参赛纸。

    “演讲比赛呀,”林荷说,“你要参加吗?”

    林折夏有点犯愁地说:“嗯,我们老师让我参加。”

    她自己的孩子自己最清楚,林荷也有点担心:“参加比赛是好事,但你这性格,也就平时在家里对着认识的人伶牙俐齿一点,走出去有时候连句话都憋不出来,上台比赛,能行么?”

    “……”

    林荷很了解她。

    她估计是不太行的。

    她最后只能说:“我……努努力吧。”

    林荷走后,唐书萱正巧发来消息,在微信上安慰她:没事的,我以前参加过这种比赛,放平心态,其实就和在班里站起来回答问题没什么区别。

    唐书萱:或者你有没有什么想吸引他注意力的男生?可以像我一样,以此为目标。

    林折夏回:那我想从全校男生眼里消失。

    陈琳也发过来一条:同桌,你就把台下一千多个人当白菜。

    林折夏回复陈琳:一千多颗白菜,也挺恐怖的。

    林折夏回完之后,把手机放在一边,叹了口气。

    她担心自己会搞砸。

    ……

    这和胆不胆小其实没太大关系,因为生活中有许许多多类似这样不得不去做,但又需要很多勇气才能做到的事。

    只是有时候鼓起勇气,真的很难。

    周末两天时间,她抽一天写了稿,写得中规中矩,全都是些很模板化的句子。

    最后勉勉强强升华了下主题,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剩下唯一要准备的,就是“演讲”。

    她先是在房间里自己尝试脱稿背诵。

    魏平是个专业捧场王。

    他对林折夏的演讲,表达出百分百的赞赏:“叔叔觉得非常好!”

    “第一次听到如此精彩的演讲,首先你的内容就写得十分专业,其次,你背得也非常好,抑扬顿挫,比如中间好几个停顿,就更加凸显了你演讲的重点,增加段落感――”

    “不是的,魏叔叔,”林折夏忍不住打断他,“那是我背卡壳了。”

    魏平:“……啊,额。”

    魏平:“但你卡得也很漂亮,并不突兀,叔叔就没发现。”

    林折夏:“谢谢,你点评得也十分努力。”

    最后,她站在客厅里,捏着演讲稿,想了想说:“你们俩不行,我还是换个人听我讲吧。”

    十分钟后。

    她捧着演讲稿敲开迟曜家门:“恭喜你。”

    迟曜:“?”

    “你中奖了。”

    迟曜昨晚被何阳拉着打游戏,打到半夜,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没睡醒。他今天罕见地穿了件白色的t恤,清爽又干净,整个人难得地有点像个讲文明的人。

    然后林折夏听着这人开口就说了一句不太文明的话:“把要发的疯一次性发完。”

    林折夏拿出手里的演讲稿:“恭喜你被抽选为今天的幸运观众,得到一次观赏林折夏同学演讲的机会。”

    “讲文明的人”扫了那张演讲稿一眼:“能不要么。”

    林折夏:“不可以。”

    “那转让呢。”

    “也、不、行。”

    “又是强买强卖?”

    “是的,”林折夏点头,“想拒绝,除非你死了。”

    迟曜反应很淡,作势要关门:“哦,那你就当我死了吧。”

    “…………”

    林折夏一只手从门缝里挤进去,强行进屋,为了让他听自己演讲,脱口而出:“不行,我怎么舍得当你死了呢。”

    她说完,自己愣了愣。

    迟曜原先要关门的手也顿了一下。

    怎么舍得。

    舍得。

    “舍得”这个词,听起来很奇怪。

    她脑袋空白两秒,重新运转后,习惯性给自己找补:“我的意思是,你死了,我就得去祸害其他人,这样对其他人不好。”

    迟曜冷笑了声:“所以就祸害我?”

    林折夏:“……”

    迟曜反讽道:“我是不是还得夸一句,你做人做得很有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