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2章 第22章

    林折夏被拽得猝不及防。

    等她站稳,那辆儿童车从她身侧晃晃悠悠开过去。

    林折夏:“你才白痴。”

    迟曜:“你对这个词有意见么。”

    林折夏正要说“谁会满意白痴啊”。

    就听迟曜松开手时,又略带嘲弄地说,“那,笨蛋?”

    “……”

    “我不想散步了,”她转过身往回走,“正常散步是延年益寿,跟你出来散步是折寿。”-

    春节前夕,林折夏被林荷拉出去置办年货,买了一堆东西回来。

    林荷现在得继续养身体,主要负责躺在沙发上使唤他们:“你和你魏叔叔,把春联贴门上去,然后那堆东西放厨房,新衣服放房间。” 一秒记住h

    “还有,”林荷指指点点,“这地也该拖了。”

    林折夏忙活半天,在贴春联的时候偷了会儿懒。

    她把春联交给魏平:“魏叔叔,我其实一直都觉得你个子很高。”

    魏平心领神会:“行了,你休息去吧,我来。”

    闻言,她把手里的春联分了一大半给魏平,剩下三张仍拿在手里。

    魏平问:“你手里这叠不贴?”

    林折夏说:“秘密。”

    “那你偷偷告诉叔叔,叔叔保证不说出去。”

    “告诉你了,”林折夏摇摇头,“就不是秘密了。”

    魏平没问到,也不介意,笑笑说:“行,我们夏夏现在还有小秘密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

    林折夏拿着手里的春联想,她就是打算等会儿去迟曜家门口给他贴上。

    哪怕迟曜嘴上不说,且总是爱谁谁的态度,但春节这么热闹的日子,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多少还是有些凄凉。

    她想给迟曜一个惊喜。

    特意挑了晚上睡前偷偷溜出去,仔仔细细把三张红彤彤的春联往他家门上贴。

    她衣服都没换,穿着件蓝色、戴帽子的珊瑚绒睡衣,来去像一阵风。贴完回家继续睡觉。

    睡前,她又期待迟曜第二天能早早地看到她贴的春联。

    于是给他留言:你明天千万不能睡懒觉-

    次日一大早。

    迟曜很早就醒了。

    他就是想多睡会儿都难,外面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和这些喜庆纷杂的声音不同的,是他现在身处的这个空荡荡的屋子。

    他躺在床上,半阖着眼,抓了下头发,然后踩着拖鞋去洗漱。

    简单洗了把脸后,手机铃响,他倚在洗手间门口接电话:“爸,妈。”

    电话对面传过来的声音不带多少温度:“今天过年,给你转了账,想买什么就买。还有,给你寄的过年礼盒收到没有,里头有些年货。我和你妈公司里有事,有批货要急着交,赶不回来了。”

    然后是他妈,插话进来叮嘱了一句:“最近在家里还好吧,自己照顾好自己。”

    迟曜:“知道了。”

    “没事的话,”他又说,“我挂了。”

    末了。

    他又补上一句,“新年快乐。”

    “……”

    三两句话后,再没有其他话可说。

    通话很快中断。

    挂了电话,他顺手点进微信。

    今天过节。

    很多人在群发消息,微信列表全是未读红点。

    他没有看其他消息,直接点开某个被置顶的,永远躺在列表最顶上的那个对话框。

    [胆小鬼]。

    林折夏发来的消息有好几条。

    他一条条往下看-

    千万别起太晚-

    你最好早点起来-

    然后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因为,这样才能-

    张开双手-

    拥抱灿烂明天!

    “……”

    迟曜对着这堆消息看了会儿:“又发什么疯。”

    虽然这堆话看起来莫名其妙,但以他对林折夏的了解,这堆话背后一定有什么用意。

    而这个用意对他来说并不难猜。

    于是他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门口没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包裹,他移开视线,这才发现门上多了三张红色春联。

    春联上,刚劲有力的黑色笔墨印着:

    一帆风顺年年好。

    万事如意步步高。

    横批:吉星高照。

    可以看出来这三张春联被人贴得很认真,排列工整,连边角都贴得仔细。

    只是。

    迟曜看着门,没忍住笑了一声。

    只是别家的春联都贴在门顶上,而某个矮子由于身高限制,只能把春联贴在下面的位置-

    看到了,挺灿烂的。

    他单手在对话框里打字,又回了两句:-

    位置很独特-

    下次够不到,可以进来搬个椅子

    林折夏今天醒得也很早。

    几乎秒回。

    胆小鬼:今天过年

    胆小鬼:我不想杀生,劝你好自为之[拳头]-

    “给你贴上就不错了,”另一边,林折夏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地嘟囔,“话还那么多。”

    “……我又不是两米高的巨人。”

    “门那么高,贴得矮一点,不是也很正常。”

    但她吐槽完,这事也就过去了。

    过了会儿,她换好新衣服,又高高兴兴地出门说:“妈,魏叔叔,我去找迟曜了――”

    林荷:“我正要跟你说呢,叫迟曜过来一块儿过年。”

    魏平也说:“是啊,大过年的,还是热闹点,哪有一个人在家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