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4章 第14章

    或许是睡前和迟曜聊的那几句起了作用。

    林折夏这天晚上没有做梦, 安安稳稳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林荷给她做了三明治,她咬了几口,又找个袋子把剩下的三明治装起来, 然后拎着东西匆匆往外跑:“妈,我去迟耀家给他送早餐。那个,他不是生病了嘛,我去关怀一下。”

    她去迟曜家的时候他还在收拾东西。

    迟曜手上贴着创口贴,身上那件校服衣领还没扣好,半敞着。

    林折夏恭恭敬敬把食品袋递过去:“孝敬您的。”

    迟曜扫了一眼:“你爹暂时不吃,放边上。”

    林折夏:“好勒。”

    她把三明治放下, 坐在客厅等他, 等了会儿突然胡扯说:“迟曜,我昨天晚上做梦了。”

    “我在梦里打了六十个,一拳一个, 我好牛。”

    “那六十个人, 每个都长得很健壮, 但完全不是我林少的对手, 不出三分钟, 全趴下了。”

    迟曜扯了扯嘴角:“你知道是在做梦就好。”

    林折夏其实就是想逗他开心, 说完,试探地问:“你今天心情怎么样?”

    “不太好, ”迟曜说, “想杀人。”

    “……”

    林折夏心说都过去一晚上了:“你怎么还在生气。”

    迟曜语气平淡:“我脾气不好,易怒。”

    林折夏:“……”

    她道歉也道过了, 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才能让迟曜消气。

    想了半天, 她说:“我发誓, 这是最后一次, 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我都第一时间告诉你。”

    说完,她发现迟曜对这句话有一点点反应。

    她想了想,继续补充:“不对你有任何隐瞒,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拉个勾。”

    林折夏做了个拉勾的姿势。

    迟曜没伸手,只是越过她,说了一句:“幼稚。”

    这句“幼稚”的语调和前几句不太一样,尾音变轻,换了其他人可能听不出,但林折夏立刻就知道,他这是气消了。

    两人走到车站的时候,何阳已经提前一步在那等车。

    三个人一起刷卡上车。

    迟曜经常在车上补觉,林折夏照例抢了他单侧耳机,蹭他的歌听,一边听一边喝牛奶,等喝完手上那瓶牛奶后,四下环顾,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扔。

    公交车上的人渐渐变多。

    林折夏抬眼望去,垃圾桶没找到,倒是发现车上有好几个穿二中校服的学生。

    且这些人,似乎有意无意在往他们这个方向看。

    更准确地说,是在往迟曜的方向看。

    耳机里的音乐一曲结束,中间有片刻空白。

    在这片空白里,林折夏也顺着他们的目光往边上看了一眼。

    迟曜坐的位置靠窗,车窗外的光线恰好打在他身上,和开学那会儿论坛上广为流传的那张照片很像。

    在这样的注视下,林折夏忽然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别扭。

    她不想自己也间接变成引人注视的对象,于是拿下耳机,抱着书包和那盒空牛奶坐到前排,和何阳凑一块儿坐。

    何阳还在抄作业,莫名地问:“你过来干嘛?”

    林折夏:“……来看看你,作业抄得怎么样了。”

    何阳:“数学马上抄完,还剩一门英语。”

    “不过作业下次还是自己写吧,”林折夏说,“你在车上抄作业的样子,挺狼狈的。”

    说完,林折夏又忍不住提了句:“前面那几个,好像是我们学校的。”

    何阳手上没停,飞速抬头,然后说:“就那几个老盯着我曜哥看的?”

    林折夏“嗯”了一声。

    在何阳说之前,她还以为是她看错了。

    何阳却见怪不怪:“这有什么——以前我和曜哥一块儿上学的时候,比这还夸张,有明明放学不坐这路车回家,还硬是坐了一整个学期的。”

    林折夏:“啊?”

    何阳又扭头向后座瞥了眼,发现迟曜在补觉,没注意到他说的话,然后说:“我们班级那会儿在走廊尽头,就接水那儿,每次接水都大排长龙,全是在外面偷看他的,我有时候接不到水,都想把他的脑袋拧下来从班里踢出去。”

    “我这么说会不会显得太残忍了?”

    林折夏想了想那个场景:“不残忍,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想法。”

    她顿了顿,转而又想说点什么:“不过——”

    不过,迟曜原来一直都,挺惹眼的。

    只是她在昨晚之前,一直没怎么发现过。

    何阳:“不过什么?”

    林折夏没往下说:“没什么。你快到站了,赶紧收拾东西吧。”

    -

    林折夏到校后,发现自己桌肚里被塞满了零食。

    满满当当的,应有尽有。

    “怎么办,”这时,陈琳正好进班,她有点困惑地说,“我好像被人表白了,谁给我买那么多吃的。”

    陈琳面色复杂:“不好意思,我买的。”

    林折夏:“……”

    陈琳:“就是想感谢你们,但我不敢给迟曜送,要不然你给他拿过去?”

    有独吞的机会,林折夏才不会拿去和迟曜分享:“他不需要零食,男孩子还是少吃点零食比较好。”

    聊到昨天的事,陈琳又说:“我早上去找老师了,老师说会跟实验附中那边沟通,跟学校汇报之后,她应该不敢再找人过来了。”

    林折夏觉得这事这样处理还算妥善。

    毕竟事情如果闹大,顺着红毛,能找到那个实验附中的学生。尤其两个人似乎关系匪浅,昨天红毛提到了“他妹”,也许是什么兄妹关系。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一段小小的后续。

    高一一班班内。

    迟曜坐在最后排,老师在黑板上解着题。

    他一只手转着笔,一只手压在桌肚里,垂着眼去看手机里不停弹出的新消息。

    何阳:被我揪出来了。

    何阳:是个高二的女生,她在校外认了几个“哥哥”,其中一个哥哥很出名,红头发。

    何阳:她还跟别人炫耀过她认识校外的人,估计就是她,没跑了。

    何阳:学校下了全校通知,但没查到具体是谁,我课间带人警告了她,她估计没想到会被人找到,还挺慌的,说自己知道错了。

    何阳:敢欺负我们夏哥,只要她还在实验附中一天,想都别想。

    在一班这种重点班里,课上公然玩手机的,他可能是独一个。

    连坐在边上的同桌,都难免为他肆意的举动感到震惊。

    贴着创可贴的手在屏幕上点了下,回过去一个标点符号表示他知道了:。

    林折夏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在午休的时候给迟曜分点小零食。

    陈琳:“你不是说男孩子不用吃零食么。”

    林折夏十分坦然地说:“主要是有点占地方,我书都放不下了。”

    陈琳:“……”

    一班在楼下。

    午休时间,走廊里很热闹,每个班门口都聚集着不少人,唯独一班门口很是冷清。

    除了一班原班级的人进出以外,很少有其他班的人靠近。

    林折夏之前也来过一班几次,那会儿都还没觉得一班门口人这么少。

    她拎着东西,熟门熟路地在后窗那停下。

    迟曜就坐在靠窗的位置,这会儿正趴着睡觉,他抢了徐庭的外套披在身上遮太阳,黑色兜帽盖住了他整个后脑勺,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只看见少年搭在桌沿边上的手。

    她隔着玻璃窗敲了两下,喊他:“迟曜!”

    话音刚落下。

    那只手十分不情愿地动了动,抬起来,盖在了耳朵上。

    林折夏:“……”

    她深吸一口气,喊的更大声了:“——迟曜迟曜迟曜。”

    迟曜午觉被人吵醒,脾气不太好:“你有什么事。”

    “给你送温暖来了,”林折夏把一袋吃的从窗户缝隙递给他,“不用谢,也不要太感动。”

    迟曜看了一眼,没接:“谢谢,你特意拿了一堆你不爱吃的东西过来,我挺感动的。”

    袋子里。

    确实都是。

    她特意挑出来的,不爱吃的东西。

    林折夏直接松手,把东西放他桌上:“我爱吃的你又不爱吃,而且重要的也不是礼物本身,是我的一片心意。”

    她说完,又问:“今天你们班外面怎么都没人啊?”

    迟曜:“你不是人么。”

    林折夏:“除了我。反正总感觉,他们都在绕着你们班走……你就靠窗坐着难道没注意吗。”

    迟曜身上披着的外套顺势往下滑,他抬手抓了下头发,轻描淡写地说:“我懒得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