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章 第10章

    现在想来,年幼时的林折夏也曾短暂地被这张脸迷惑过。

    但受迷惑的时间不超过十秒。

    因为十秒后,这个人以一种想打架的语气开了口。

    “你,”他垂着眼说,“挡道了。”

    “……”

    “让开。”

    林折夏瞬间觉得这张脸,其实长得也没那么好看。

    她那会儿和现在性格很不一样,整个人异常尖锐。

    如果这个人能好好说话,她是会觉得坐在这挡了别人的道,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

    但是,很显然眼前这个人就差没有说出“滚”这个字了。

    林折夏也没给他好脸色:“你是不是不会好好说话。”

    那男孩:“人话,你听不懂?”

    “人话我是听得懂,”林折夏板着脸,“但是刚才那阵狗叫我听不懂。”

    由于林折夏也是一副“你很欠揍”的态度,两人就这样在楼栋口陷入僵持。

    “我再说一遍,让开。”

    “我不让,有本事你跨过去。”

    “神经病。”

    “那你小心点,我发疯的时候会咬人。”

    ……

    她和迟曜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

    两个人很幼稚地对线了十几分钟,林荷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扬声问:“夏夏,怎么了?过来吧,可以进屋了。”

    林折夏应了一声。

    她应完,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走之前冷冷地说:“打一架吧。”

    “明天中午十二点,我在这里等你,”林折夏很冷酷地用稚嫩的声音学电视里的人下战帖,“不来的是小狗。”

    这天后半天,天气突变,台风过境。

    好在这阵强风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一早外头又放了晴。

    林折夏十分郑重地,等到第二天中午。

    她赴约前,甚至还多吃了半碗饭。

    “胃口不错啊,”魏平笑笑说,“叔叔本来还担心你不习惯。”

    林折夏把饭碗一推,说:“我吃饱了,我出去一趟。”

    “出去干什么?”林荷问。

    “……晒太阳。”

    林折夏坐在自家楼栋门口,守着对面楼。

    十二点。

    对面楼栋没人出入。

    十二点半。

    还是没人。

    下午一点。

    门开了,走出来一位老爷爷。

    她等到晚上,都没等到那个男孩赴约。

    林折夏没想过,他还真不想当人。

    他就是,一条,小狗!

    晚上老爷爷又出门扔了趟垃圾,很快又走回来,林折夏抓住机会上去问:“爷爷,你们楼有个跟我差不多高的,皮肤很白的男孩子,请问他今天在不在家?”

    那时候的王爷爷身子骨还很健朗,对着个小女孩,有问必答:“是不是长挺帅的那小男孩。”

    为了找人,林折夏强迫自己点点头:“是还算可以。”

    “那就是小曜了,他就住我对门,”王爷爷说,“他现在在医院呢。”

    林折夏:“啊?”

    她还没打呢,人怎么就住院了。

    王爷爷紧接着解释:“昨天不是刮台风么,好像是着凉了。”

    “……”

    林折夏实在很难想象那个画面。

    昨天还在她面前拽得不行、仿佛可以一个打五个的男孩子,出门被风吹了一下,一夜过去,就病倒了。

    这是哪儿来的病秧子啊。

    林折夏正想在心里偷偷嘲笑他。

    就见王爷爷摇摇头,有些心疼地说:“那孩子也是挺可怜的,这么小的年纪,父母就经常不在家,一个人住。”

    “身体还不好,隔三差五就往医院跑,也不知父母怎么想的,居然放心得下……工作再重要也没孩子重要啊……”

    林折夏听到这里,忽然,想放过他了。

    她第二次遇到迟曜,是一周后,她跟着林荷从超市回来。

    一周时间,她仍不是很适应新家的生活。

    她拎着零食袋,远远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

    男孩子背影很单薄,尽管现在是夏天,他仍穿了件黑色防风外套,正在开单元门。

    林荷先进屋,林折夏想了想,往对面楼栋跑去。

    她叫住他:“喂。”

    那男孩开单元门的手顿了顿,手背上有清晰的针眼印迹。

    林折夏从自己零食袋里掏出一袋自己最喜欢吃的牛奶味饼干,塞进他手里:“给你。”

    对面很显然想说“拿走”。

    林折夏板着脸说:“听说你生病了,你快点恢复身体,不然我不好堂堂正正地打败你。”

    对面没想到她能找出这种理由,愣了愣,以至于没能第一时间把饼干还给她。

    搬进南巷街第一个月后。

    林折夏跟人打了一架。

    这架打得非常轰动,直接让她名扬小区,并被林荷劈头盖脸训了一顿,然而,她打架的对象并不是迟曜,是何阳。

    那天她在小区里晃悠。

    林荷在附近找了份新工作,一大早出门上班,魏平这天休息。

    她不想和魏平待着,吃完饭就说:“魏叔叔,我出去转转。”

    魏平也很无措,他没有过孩子,并不知道要怎么和小孩打交道,也不知道要怎么取得林折夏的好感:“那你……注意安全,不要出小区,外面很危险的。”

    林折夏点点头:“嗯,知道了。”

    小区里有个简易球场,年龄大的人往往都在傍晚才过来打球,傍晚下了班或者放了学聚在一起。

    下午这个点,球场上更多是和她同龄的小孩子。

    那时候的何阳是个小胖墩,性格蛮横,自诩是“这个小区的老大”。

    也许是因为足够中二幼稚,身后还真跟着群认他当老大的小屁孩。

    “老大,你的球打得真高。”

    “老大,你投得真准。”

    “老大!我们去小卖部买冰棍吧!”

    “……”

    林折夏坐在一旁的秋千上,觉得这帮人很幼稚。

    她坐了会儿,日头太晒,准备回家,听到有人终于脱离“老大”句式,说了一句:“看——那是不是迟曜。”

    她顺着看过去,看到了一张不久前才见过的脸。

    肤色惨白的病秧子正拎着东西,经过球场外面那条道。

    何胖墩完全那会儿就是个熊孩子,以取笑人为乐:“把他叫过来,让他跟我们一起打球。”

    有人说:“他拿不动球。”

    还有人说:“他总生病,没法和我们一块儿玩。”

    一群人笑作一团。

    何阳插着腰,嚣张地喊:“我就想看他出丑,他肯定不会打球,我看他怎么办。把他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