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黄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章 第2章

    林折夏知道他不擅长做人,但没想到能不做人到这个程度。

    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击。

    只能先憋出一句礼貌问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洗过澡,迟曜说话带着点懒倦。

    仍挡不住少年音色:

    “半小时前。”

    “那你觉得,我们俩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一回来就这样跟我说话,合适吗。”

    “哪儿不合适?”

    林折夏控诉:“那是人话吗?”

    “我不说人话,”迟曜掀起眼皮,漫不经心地表达出几分惊讶,“你都能听懂。”

    “……”

    “看来你挺有语言天赋,下回楼下那只金毛再乱叫的时候,过来帮我听听它想说什么。”

    “…………”

    这话到这,聊不下去了。

    如果继续下去,就会变成她也不是人。

    好在林折夏的适应能力很强,毕竟跟这人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慢吞吞地说:“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说话间,迟曜已经越过她,打开冰箱从里面拎出一罐汽水。

    汽水不断冒着凉气儿。

    他单手拎着那罐汽水,三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易拉罐,然后曲起食指,食指顺势扣进拉环间隙,与易拉罐被单手拉开的“啪”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是,他从嘴里吐出一个字:“问。”

    “如果我现在打你,我有几成胜算?”

    “一成。”

    “说来听听,”林折夏竖起耳朵,“展开讲讲。”

    迟曜一手拎着易拉罐,另一只手搭在她肩上,看似是在揽着她,实则把她一路往门外推。林折夏很快被他推出去,然后她眼睁睁看着这狗东西把她挡在门口,低垂着眼看着她说:“现在立刻调头回家,关灯上床,然后争取晚上梦到我。”

    末了,他甚至勾起嘴角补上一句,“晚安。”

    -

    林折夏回到家,洗过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

    她还是气不过,点开和“迟狗”的聊天框。

    发了一套暴打表情包泄愤。

    -[打你]

    -[锤你脑壳]

    -[手提10米大刀一路狂砍]

    -[阿哒]

    ……

    最后她也学着迟曜,自以为冷冰冰地来了一句:晚安。

    发完后她很快睡了过去。

    她是个很少会带着情绪过夜的人,不然也不会和迟曜这种人维持那么多年的友谊。

    等一觉睡醒,她又跟没事儿了一样。

    在“南巷小分队”早上发群消息问大家去不去迟曜家一块儿看电影的时候,她咬着油条回了个“好”。

    她们住的这里叫“南巷”。

    南巷是小区门口那条街的街名。

    群里人不多。

    叫“南巷小分队”的主要原因,是林折夏当初提议用小区名字就很像普通居民群,显示不出气势,而用街名听起来就很有街头霸主的感觉。

    ——这个林折夏小学时的幼稚发言在当时被通过,并且再没换过名字,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妈,我等会儿去迟曜家一趟,”林折夏说,“我们今天组织活动。”

    林荷和魏叔叔坐在对面吃早餐。

    林荷知道他们这圈孩子走得近,没有多说什么,只问:“迟曜回来了?”

    三个人坐在一块儿。

    林折夏说话显得比平时沉稳些:“嗯,他昨晚回来的。”

    魏平也很客气地说:“正好,我昨天刚买了西瓜,你到时候拎过去吧,大家一起分着吃了。”

    林折夏喝了口豆浆,吃差不多了,准备去收拾东西:“谢谢魏叔叔。”

    不料走之前,林荷不忘塞给她比西瓜更沉重的东西。

    “你的假期作业,”林荷急匆匆把林折夏房间里的作业整理好,“带过去抽空写,免得玩太晚,把今天的作业都给忘了。”

    林折夏看向那叠折磨了她好几天的作业。

    她磨磨蹭蹭地说:“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我带着作业过去,”林折夏都能想到迟曜会怎么嘲笑她,“会很没面子。”

    林折夏试图说服林荷:“你想想,这就像出去玩带家长一样,挺不合适的。”

    最后回应她的。

    是林荷“砰”一声,干脆利落关上的门。

    -

    这场临时组织的小聚会,林折夏是第一个到的。

    她和迟曜离得最近。

    几分钟后。

    迟曜给她开门,他看起来像是刚睡醒。

    头发有点乱,但乱得好像故意用手抓过。

    空调打得很低,寒气随之扑面而来。

    他垂下眼扫了两眼她手里拿着的东西,把西瓜从她手里接过去之后,还没开口,林折夏就先发制人:“看到我这叠作业了么。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热爱学习。”

    “我哪怕出来玩,也不忘记学习。”

    “……”

    迟曜“哦”了一声。

    “我今天就要一边玩一边写二十页,”林折夏拎着那叠作业,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十分泰然自若,“这是我的学习态度。”

    “挺好的。”

    林折夏听见这句,直觉没这么简单。

    果然,迟曜下一句就是:“毕竟擦线进的二中,是该拿出点态度。”

    你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