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滴小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九十二章 欠他的一场葬礼

    卡伦对车一直没有什么特殊喜好,一辆二手朋斯开到现在也没想着换,毕竟开出了感情;但贵宾车一上手,真有一种回不去的感觉,这种体验,如同巧克力一般丝滑。

    果然,贵的东西唯一的缺点就只是贵而已。

    车停在了丧仪社门口,卡伦下了车,阿尔弗雷德主动走了过来。

    “少爷,维克那边已经安顿好了。”

    “嗯,对了,你晚餐后带着穆里去一趟本大区秩序之鞭总部大楼,到二楼纪律检查委员办公室找尼奥,尼奥接下来要调查维科来的事,需要你和穆里的协助。

    “我明白了,少爷,是把尼奥的车一起开回去么?”

    “这不用了,我明天打算开着它去艾伦庄园。”

    “好的,少爷,毕竟我们开贵宾车去进行调查,也实在是太张扬和明显了。”

    “呵呵,好了,我去洗个澡,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少爷。”

    卡伦回到自己的主卧,普洱坐在垫子上,希莉正蹲在那里给刚刚洗过澡的普洱擦身子。

    听到开门声,希莉转过头,很是高兴地喊道:“少爷,您回来啦。”

    “哦,愚蠢的大屁股,你这个时候说话时不应该转过身,你的少爷最近身体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我相信他更愿意看你蹲着的背面喵。”

    “我明天回庄园,你一起回去不?”

    卡伦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她们身边,顺手对着普洱脑袋敲了一下,普洱很不满地抱着自己的头:

    “呵,肯定明天就要回庄园了,你忍不住了是吧喵!”

    “我去洗个澡。”

    “记得用冷水喵!”

    卡伦停下脚步,看着普洱,问道:“一回到家,怎么就觉得你发情了?”

    “呵呵。”普洱侧过头看着卡伦,“信不信我跟着你回庄园后就一直粘在尤妮丝身边?不,我要偷偷地用爪子把那些放在抽屉里的丝袜全部抓破,让你没得撕“我原本打算今晚就做酸菜鱼的,希莉,家里有鱼么?”

    “有的少爷,我下午刚去市场买回来的。”

    卡伦再将目光落在普洱身上。

    普洱马上道:“哦,天呐,谁能忍心去破坏许久不见的小情侣独处的机会呢,这真是一件极为残忍且不道德的事!”

    卡伦走进盥洗室,洗了一倡澡出来后去厨房做了顿简单的晚餐,主菜就是酸菜鱼,给普洱单独弄出一份后,卡伦就着这剩下的配了一碗米饭吃了,然后走进自己的书房。

    在书桌后坐下,卡伦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拨通了电话,层层转接之后,等待了挺长一段时间,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了自己堂妹米娜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茵默来斯丧仪社。”

    “米娜,是我。”

    电话那里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然后惊喜地喊道:“卡伦哥哥!”

    卡伦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哪怕有来自于拉斯玛的遮蔽承诺,但卡伦还是不愿意太冒险,至少,不能太“猖狂”。

    “卡伦哥哥,你在维恩过得还好么?”

    “我过得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爸爸妈妈很好,姑妈很好,弟弟妹妹很好,家里生意也很好;哦,对了,上次妈妈说哥哥你把房贷结清了,哥哥你那里……”

    “我没事,你的尤妮丝老师家里很有钱。”

    钱的事情,卡伦不愿意解释太多,反正有一个合格的挡箭牌。

    “啊,好的,我知道了,爸爸回来了,爸爸,接电话,卡伦哥哥的电话。”

    急促的皮鞋声传来,很快,电话那端传来了梅森叔叔的声音:

    “好啊,我们家在外漂泊的男人终于舍得给家里来一通电话了!”

    梅森叔叔话语里是带着点怨气的。

    卡伦心里有些愧疚,他原本以为自己的选择没错,二世为人,总得出门真正看一看这个世界。

    可有些时候,人会犯一种叫为了去做什么而去做什么的错误;看过了世界后,你想做什么呢?

    现在想想,如果留在明克街,自己每天和叔叔等着生意上门,一起布置哀悼会场,和家里人待在一起,这样的生活,也很是温馨。

    卡伦伸手遮住自己的嘴,打了个呵欠,也算是叹了口气。

    电话那头,梅森叔叔似乎听到了气息声,马上语气放软:“卡伦,我还是那句话,如果在外面过得不舒服,就马上回来,这个家,永远都有属于你的一份。”

    “叔叔,我在维恩过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不能经常和你们联系,我向你们道歉。”

    “没事没事,我知道你是个有主见的孩子,在外面你自己拿主意就好。”

    “叔叔,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还昏迷着,医生说大概是醒不来了,那个词汇叫什么来着,哦,植物人;这阵子天气不错,我每天都会推着你爷爷出门晒晒太阳。

    其实,我也有些后悔了,如果我年轻时不总想着往外跑,想要去间荡……要是能一直留在父亲身边多陪陪他的话,那该多好。

    尤其是你父母过世后,父亲一个人肯定过得很孤单。”

    您不是回来了么,叔叔。”

    “不一样的,我是输光了所有灰熘熘跑回来的,你姑妈是离婚回来的,唉。

    即使是我回来后,也基本没有和父亲散过步聊过天,现在有时间了,懂得去做了,父亲却一直闭着眼,无法再回应我了。”

    “叔叔,爷爷不会怪你的,爷爷一直支持他的孩子们去选择自己的人生,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爷爷其实都能看开,因为经历和体验,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自己的二儿子炒股输光了家当,自己的小女儿离婚带着外孙女回了家;说实话,这对爷爷来说……根本就不算事。

    “好了,你叔叔我还不用你来安慰,你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

    “你也是,叔叔。”

    玛丽婶婶和温妮姑妈不在家,卡伦和梅森叔叔又聊了一会儿后就挂断了电话。

    “家里还好么?”已经擦干毛发的普洱走进了书房问道。

    “家里都很好,梅森叔叔这些天都会推着爷爷去外面晒太阳散步和说话,他说他有些后悔以前没这么做。”

    “呵呵。”普洱直接笑出了声,“梅森这是玩什么自我扇情和感动呢,说得像是狄斯没昏睡前他敢和他爸一起去散步聊天一样,哪次不是见到狄斯就跟老鼠看见猫一样怕得要死。

    玛丽和温妮也是,哪怕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但每次见到狄斯都会打哆嗦。”

    “好像确实是这样。”卡伦面露苦笑,“你这真的是把我刚刚酝酿出来的悲伤氛围给冲没了。”

    “那是因为你们还年轻呀。”普洱跳上了书桌,“因为我活得久,所以经历过我长辈的死亡,也经历过我晚辈的死亡。”

    “好吧。”卡伦伸手摸了摸普洱的脑袋。

    “新的沐浴水,艾斯丽的母亲给我配的,味道好闻么?”

    “好闻。”

    “你早点休息吧,看你感觉累了。”

    “嗯,是需要一觉来调整一下状态,也要调一下时差。”

    一觉醒来是早上八点,这一觉睡得很饱满,冲了个澡洗漱后出来,卡伦来到厨房,希莉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一碗面。

    吃完面后,卡伦打算出发去艾伦庄园,不过在院子里没有看见普洱和凯文的身影。

    “少爷,普洱小姐早上就出去了。”

    “出去了,和谁?”

    “和一个没见过的先生,叫维克;普洱小姐让我转告您,它就不跟您一起回去了,它要去一个叫点券商店的地方。”

    和维克一起去了点券商店?

    这是逮住新人冤大头菊羊毛去了?

    “希莉,我要出一趟门,今晚不回来了。”

    “好的,少爷,您路上小心。”

    这时,书房里的电话响了,阿尔弗雷德不在家,犹豫了一下,卡伦还是先回书房接了电话,话筒那头传来了尼奥的声音。

    “卡伦在家么?”“是我,主任。”

    “谢天谢地,你还没去见你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