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夜听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三十四章 匠人方案

    自从李靖活捉了颉利可汗,干掉的东突厥后,回来就因为大唐那段时间实在没钱而被敲打了一下,李靖便重新做回了兵部尚书。

    说实话,如果不是杜如晦还活着,那李靖怕是会成为尚书右仆射。

    但即使如此,李靖至少也得到了左光禄大夫的散官职务。

    而李靖也知道,自己灭了东突厥多少还是遭人嫉恨的,所以就更加低调了。

    除非关乎军事,否则李靖表示自己只是朝堂上的泥塑木雕,你们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李靖麾下,那些跟着李靖一样选择乖乖做木雕的,基本都在随去年因大丰收而获得弥补。

    或是赐予绢,或是赐粮,总之,肯定得到了奖赏,李靖自己更有了三千匹绢。

    只不过,那些跳得很厉害的,尤其心中有几分怨气的,那多少受到了打压。

    见到下属被打压后,李靖就更安静了,几乎不跟自己的旧部怎么往来。

    而这次,李靖微微眯着眼睛,那仿佛刚刚睡醒的样子。

    说实话他还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会跟自己有关,不过想了一想,李靖也明白,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也是正常的。

    虽是异族,但到底是以东突厥为主,所以这件事李世民安排自己处理是理所当然的。

    李靖出列道:“臣调配左武候中郎将苏烈,率军三千驻扎高陵以防不测,不知是否妥当?”

    “苏烈?”李世民听到李靖的话,倒想起这个人,当初温彦博当初杀敲打李靖时,便拿了苏烈来杀鸡儆猴。

    最重要得是,这个人有点不知好歹的生了怨气,所以去年补粮与锦缎的时候没有给他。

    现在晾了他一年,显然李靖希望给他个机会!

    “可!”李世民思索了一下,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李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李靖听到这话便退回了一边不再说话,选择继续做泥塑木雕。

    而李泰不由开口问道,“这苏烈强不强?能不能镇压东突厥劳力的暴动啊!”

    李泰自然不知道苏烈厉不厉害,毕竟自己又没有什么需要接触军方的必要。

    听到李泰的话,李靖开口解释道:“当初与东突厥作战是苏烈亲身擒拿了颉利可汗,可惜因为纵兵掠夺平民而受贬,不过有他驻守,东突厥的异族定然不会为乱!”

    这么强的吗?这么强的家伙,就来给异族做看守真的好吗?

    李泰没想到居然能要来这么个家伙,对李靖道,“原来如此,谢李尚书解惑。”

    这时候的李泰把目光放到李世民的身上,继续道:“阿耶,另外修建郑白渠,除了劳力,还需要技艺非凡的大匠,所以不知道能不能让工部调配大约五十名大匠给我!”

    听到李泰的话,工部尚书段纶连忙出列道,

    “工部大匠数量有限,水部能调度的大匠,已尽可能调度给郑白渠工程了。

    再加上煤炭上还要再调度大匠,其他大匠工部、屯部、虞部都有职责,顶多再给越王您挤出九……不,挤出三个来!”

    听着段纶的话,在场的众人却也知道,显然想要再从工部要人手却是不现实的。

    李泰听到了工部尚书这般的言语,眉头挑了挑,三个,您还真敢说啊!

    李泰知道,自己要再对工部下手,怕不是工部会直接放狗咬自己了。

    毕竟就算是薅羊毛,也没有逮着一只羊往死里薅的道理。

    李泰耸耸肩,却对李世民道,“阿耶,工部没有足够工匠,那能不能提供政策上的支持!

    郑白渠的修建光有人力还不行,肯定需要足够的技术人员进行支撑的。”

    “你想要进行怎么样的政策支持?”李世民听到李泰的话对李泰好奇道。

    “我想借助这次机会,向百姓发布一次匠人考核,考核为郑白渠整个工程彻底结束为止。

    经过实践把这些从民间考核而来的匠人分为大匠,良匠,骨干和学徒四等。

    其中考试结束后,大匠与良匠顺势吸收入国家,至于骨干与学徒,则是遣散回家!”

    听到李泰的话,段纶道,“如果收入国家,总不能这么养着?越王准备如何安排他们。”

    李泰详细的说道“首先一部分会负责郑白渠区域的定期维护工作。

    修建好了后,唯有定期维护才不会让郑白渠荒废,把这维护之事直接交给这些匠人,甚至让他们传家维护。

    除非这段水渠彻底断流,否则他们子孙至少要出一人负责给郑白渠进行维护,否则除名。

    当然彻底断流了,那他们家后代的子孙,也就不需要再对这一段的郑白渠维护了。”

    听到李泰这般的言语,在场的人思索了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种制度,在现代看来好像相当的不仁道,但在古代,且不说子承父业是绝大多数人希望看到的事情。

    对朝廷来说,这样让匠人跟这工程直接绑定,以后在行政成本上也会下降很多。

    甚至对那些匠人来说,虽然自己有一脉肯定是被限制在这项工程上,但要知道这可是吃官家饭,旱涝保收的官家饭,别说是古代,就算现代,也很多人想吃一辈子吧。

    “那另外一部分呢?”段纶听到李泰的话又问道。

    “至于另外一部分,则要为修洛阳宫做储备的!”李泰道,“洛阳宫重修要大量匠人,而到时候怕匠人又不够,所以我觉得从现在开始培养,想来还来得及!”

    李泰说到这里,目光自然而然的向着段纶看了过去。

    段纶咳嗽了一下,像是洛阳宫这种奢侈的设施,就算是段纶肯给李世民建设,但朝中重臣多得是希望李世民能够怜惜民力的人。

    别得不说,张玄素和魏征肯定希望李世民能消停。

    而此刻李世民听到了李泰的话,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还是儿子真切想着自己啊。

    做事情更是把这一件事情放在心上了,与之相比,其他的朝臣就太苛刻了。

    “如此……”李世民却是真准备准奏下来。

    “圣人,臣有事询问越王!”魏征此刻走出来,对李世民道。

    “魏卿请言!”李世民听到魏征的话神色一正,不由说道。

    “越王的设想却是极好的,但征此刻有几分的疑惑,不知道越王是否可以解答。”

    魏征面对着李泰一脸严肃,倒也没有因为李泰出了这个主意便是轻易通过。